◈ 

第1章

「吁……」

經過一天一夜的亡命奔襲,草蠻兩千先鋒營終於停下了逃亡的腳步。

副統領金孟收攏部眾,發現兩千大軍只剩下了一千出頭。

一部分是被白狼堡士卒所殺,另外一部分則是在逃跑過程中被自己的人馬給踩死了。

「這……這可如何向族長交代啊……」

金孟一臉苦色,跟死了親媽一般。

兩千蠻兵,寸功未建也就罷了,還死了近千人,丟了大批糧草輜重。

鐵黎一死,他就是這支隊伍的第一負責人,問題肯定會算在他腦袋上。

「金孟大人,這其實也不能怪我們。」

一位內勁武者湊了過來,一臉心有餘悸,帶着幾分後怕道:「誰能想到小小白狼堡之中居然有那般恐怖的悍將,我們不敵,也實屬常理。」

「那確實是個怪物。」

金孟鬱悶的點了點頭:「我現在想起那人朝我們衝來的樣子,腿肚子都有點發軟。」

「你發現沒有,他看我們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什麼珍寶一樣,眼睛裏面都發出狼光了。似乎,殺人對他來說就是一種樂趣!」

那內勁武者十分認同,道:「那傢伙簡直就是一個天生的殺人狂,人屠,殺神!」

「只有把他交給族長對付了。」

金孟嘆息一口氣。

他們很快等來了草蠻的後續部隊。

「金孟,怎麼回事?不是叫你們先去白狼堡附近安營紮寨,等待我們後續大軍嗎?怎麼如此狼狽?鐵黎呢?叫他來見我!」

五千草蠻由一個白髮老將率領着。

他鬚髮怒張,猶如一頭雄獅,在看到金孟之後,頓時發怒道。

「族長,在我們安營紮寨的過程中,白狼堡突發奇兵,劫掠營地,我們抵擋不住,就連鐵黎大人都戰死了,只好先撤離了。」

金孟硬着頭皮解釋。

「怎麼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