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林凡小寶狼兵十什

第3章 林凡白狼堡烽火台

交接完畢,林凡領取了一些軍需用品。

他被分配到了狼兵隊第十什。

白狼堡中駐紮着一個營的兵力。

一營分為十隊,每個隊由十個什組成,每個什有十人。

一個營的兵力在千人左右。

跟林凡一起被分配到第十什的還有一個瘦弱年輕人,個子不高,骨瘦如柴,彷彿一陣風都能夠吹得到,頭髮亂糟糟的,只有一雙眼睛賊亮賊亮的。

「嘿,哥們,你也被分到十什了啊,那我們以後就是一個什的兄弟了,我叫小寶,你叫什麼?你剛剛唱得可真好。」

他抱着軍備物資,主動來到林凡身旁,一副自來熟的樣子。

「林凡。」

兄弟,你怎麼給人一種要偷電瓶的感覺……林凡禮貌回應。

他下意識捂了捂自己的荷包,只是他幾個荷包一樣重,並沒有值得別人惦記的東西。

「林凡?好名字,以後我就叫你凡哥吧,凡哥,你是因為什麼原因成為狼兵的呢?說起我之所以成為狼兵,那才叫一個倒霉啊。」

瘦子小寶的話很多,一路上說個不停。

「我那天走在街上,看到一個胖子穿金戴銀的,好不神氣,就想來個妙手空空,凡哥你知道妙手空空是什麼意思?就是偷,我就偷了他的錢袋子。」

「結果這個胖子居然是我們縣新來的官老爺,沒過多久我就被捕快抓住,他們對我哐哐就是一頓打啊,屁股都給我打爛了,現在屁股上面還有口子呢,凡哥你要不要看?不看?那好吧。」

「挨了一頓打後,我老老實實的將錢包還給了新來的官老爺,說實話,我並沒有花多少錢,就花了一丁點兒去青樓瀟洒了一下,青樓的姑娘們是真的很潤,凡哥,你逛過青樓沒有,沒有啊,那可惜了。」

「我本以為打也挨了,錢包也還了,就該放過我吧,最多就是在蹲幾天板房,我其實挺喜歡蹲班房的,我進班房就跟回家一樣,裏面個個都是人才,說話又好聽,我超喜歡裏面。」

「結果那縣太爺還說什麼我劫掠貢銀,甚至偷看國家機密,要把我發配邊疆當狼兵。」

「天可憐見,我最多就是偷了他的錢包,而且我壓根不識字,怎麼偷看國家機密?對了,凡哥,你還沒說你是犯了什麼罪,成為狼兵的?」

在前往十什的路上,狼兵小寶絮絮叨叨的說個不停,林凡有些後悔為什麼要回應他了。

「凡哥,你不想說為什麼成為狼兵就算了,不過我看凡哥不像是犯事的人,應該跟我一樣,是被冤枉了。」

「凡哥,如果你能恢復自由之身,你最想幹什麼?」

小寶的思維很發散。

「師傅別念了!」

林凡看了小寶一眼,有一種把他掐死的衝動。

沒有得到林凡的回答,小寶也不在意,自顧自道:

「要是有一天我能恢復自由之身,我要逛遍全天下的青樓,然後給別人講每一個青樓每一個姑娘有什麼特點,我還要給自己取一個新名字,就叫小寶探花。」

「小寶探花?」

林凡像是被觸發了關鍵詞一般,猛的注視小寶,隨後做出一個手勢。

小寶一臉懵逼。

林凡這才鬆了一口氣。

他還以為這個傢伙也是穿越過來的呢。

一路上聽着探花小寶的叨逼叨叨逼叨,他們終於來到了十什。

這是一座低矮的黃土院子。

有兩間房屋,一間很大,是供士卒休息睡覺用的,另外一間則是用來存放軍備器械。

除此之外,院子的左下角還有一個小小的茅廁,散發著臭氣。

「這一路走來可真是累啊,終於可以休息了。」

林凡跟小寶將軍備放到了軍械室,而後拿着破爛棉被向休息室走去。

剛到休息室的門口,林凡就看到四個鬍子拉碴的士兵躺在大通鋪上,吹牛打屁。

大通鋪簡單得令人髮指,泥土砌成,上面鋪着乾草,搭着幾床灰不攏聳的被子,有的被子上還有幾道白黃色的痕迹。

林凡跟小寶的到來吸引了四位狼兵的注意力。

「媽的,上面就給我們派了這麼兩個弱雞?」

一位狼兵罵罵咧咧,一張嘴,滿嘴的黃牙。

哐當!

一個大木桶被踢到了林凡的面前。

「小子,去給我打桶洗腳水來,伺候我們洗腳,這是規矩。」

林凡毫不客氣的把桶踢了回去。

自古以來,軍隊之中都有老兵欺負新兵的慣例。

很明顯,這些老狼兵是要給他們一個下馬威。

「小子,你什麼意思?聽不見老子的話嗎?皮癢了是吧?」

踢桶的狼兵臉上有一道刀疤,從眼角延伸至下巴,看起來極為可怖。

「嘴巴給我放乾淨點。」

臉有刀疤,你是心高氣傲,給你兩拳,你是生死難料……林凡冷淡回答。

「艹,這小子還有點性格!」

刀疤臉吐了一口唾沫:「本來想着要是把老子伺候舒服了,今晚上就不讓你們滾去睡外面的廁所,看樣子你是不領情了。」

「瘦猴子你去不去?」

刀疤臉又看向了小寶。

小寶猶豫了一下,掉頭撿了一塊板磚,意思很明顯。

作為一個蹲大牢跟回家一樣的人,他顯然也不是個怕事的。

「呦呵,都挺有性格。」

刀疤臉因為權威受到挑戰,表情有些憤怒。

他騰的一下從大通鋪上站了起來,個子頗為高大,快接近一米八了,加上臉上的那道刀疤,氣勢顯得十分迫人。

「刀疤,別把新人打壞了,以後沒人使喚。」

一開始說話的黃牙男子不咸不淡的開口。

「我知道,什長!」

刀疤臉咧嘴一笑。

「嘿嘿嘿。」

另外兩位老兵一臉壞笑的看着這場好戲。

「磨盤這麼大的拳頭見過沒有。」

隨後,刀疤臉捏着拳頭,猶如惡虎一樣朝林凡撲去。

他打算逐個擊破。

先解決林凡,再解決小寶。

唰!

林凡沒有選擇躲避,而是抬腿一掃。

啪嗒!

刀疤臉重新回到了大通鋪上,渾身抽搐。

「嗯?」

林凡的表現很明顯出乎了眾人的意料,無論是黃牙什長還是小寶都露出了吃驚的表情。

「媽的,你們兩個一起上。」

黃牙什長指了指另外兩位老狼兵。

「喝!」

二人一聲大吼,對林凡展開了左右夾擊。

出拳刁鑽,快而有力。

不過林凡的動作比他們更快更有力。

兩聲哐當的響動後,這兩位狼兵也倒在了大通鋪上,一陣哼哼唧唧。

「看走眼了,有點能耐。」

黃牙什長的表情有些僵硬,他咬了咬牙,跳下了大通鋪,冷冰冰的盯着林凡,道:

「小子,要是能打贏我,以後十什就都聽你的,包括我這個什長!」

黃牙什長似乎習過武,一上來就是一個黑虎掏心,動作快准狠。

林凡向後退了半步,避過這一擊,隨後,一個鞭腿橫掃。

黃牙什長連忙架拳抵擋。

砰咚!

黃牙隊長頓時感覺自己像是被蠻牛衝撞了一般,噔噔噔連連後退,雙臂更是一陣發麻。

噔噔噔!

林凡快步靠近。

「不打了,我投降。」

黃牙什長大叫一聲。

另外三個老狼兵也不敢放肆,知道這是踢到鐵板了。

林凡找了一個靠窗的黃金位置,將薄薄的棉絮鋪到床上,他目光掃過眾人,眼神銳利道:

「以後我的規矩就是十什的規矩!」

他想起上輩子住校的日子,上鋪那哥們天天晚上做手藝活,床架哐當哐當的響,讓他半天睡不着覺。

所以,他的第一個規矩就是:

「所有人,不準在大通鋪上×××(三個字)。」

「×××什麼意思?」

眾人一臉懵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