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第1章

等兩個人都上樓,只剩下孟歡歡和楊辰兩個人。

「瀟瀟,他怎麼在這裡?」楊辰問,肖衍生為什麼在這裡,想問他們什麼關係,不自覺的上前想離孟歡歡更近一些,孟歡歡向後退。

一小步,是一段距離。

「瀟瀟……」楊辰難受,他所有道歉的話,都被肖衍生的存在堵得死死的,他甚至難以開口質問孟歡歡。

楊辰輕咳,吐出一口煙氣,才艱難的說道:「我這幾天出差,回來去你家找你,才知道你們搬走了。我給你發微信也你不回,電話也打不通……你身體弱,我很擔心你。」

「我一個一窮二白的學生,有什麼好擔心的。」孟歡歡笑,她低血糖倒在公共場合的事情不是一次,除了肖衍生遇到的那一次,基本都是自己找個角落休息,要是暈倒了就等自己醒來就走,還能省一筆去醫院的費用。

「電話之前賣掉了,不能收微信。」孟歡歡說,不想他誤會自己故意刁難他,不理他。

自己是真的想和他一刀兩斷,而非鬧脾氣。

「賣了?沒關係,我給你換新的。」楊辰如履薄冰,他甚至不敢問她為什麼要賣,怕聽見令他無地自容的答案。

「不用了,今天孟訓已經給我買了新的。」孟歡歡笑的疏離,不想和他多談。

「舊的不去新的不來,楊大少爺,時間也不早了,你回去休息吧。」

走吧,大家都別念舊,新的遲早會來。

他應該是剛出差回來,身上的西裝有些皺,靠近一聞有濃烈的煙味,滿眼紅血絲,胡茬野蠻生長。

楊辰搖頭,猛地上前拉住孟歡歡,把她拉進懷裡緊緊抱住。

「我不回!你在這裡我哪裡都不想去!瀟瀟,以前都是我的錯,我們想重新開始好不好?」他在法國這些日子,每一天都過的很煎熬。

他仍然過着他大少爺該過的奢侈生活,合作商接待他,美女環繞,可他腦子裡都想的都是孟歡歡,想着要是被她知道一定會生氣。

他栽到孟歡歡身上了,他徹底放棄抵抗。

「瀟瀟,我知道錯了,我以後都不惹你生氣,我們不要分手好不好?再給我一次機會。」臉埋進孟歡歡脖頸,楊辰才感覺到安心,他知道要怎麼對她了,他做錯了太多事。

孟歡歡任他抱着,無動於衷,這種話每一次他都說,可每一次出了事,他都把她摒棄在他的世界之外,然後用他的方式解決,不管這種方式是否傷害她。

冷暴力,孟歡歡又想起這個詞。

「孟歡歡,我們的生活變好了,我不能丟了你。」他還有很多事沒做,還沒在地標塔頂跟她說永遠在一起。

孟歡歡透過他的肩膀縫隙,看着前方黑洞洞的單元門,心中平靜無波瀾。

「楊辰,放過我吧,我真的配不上你。」孟歡歡嘆息,再沒有一件事是承認自己低賤令人煎熬了,她做不到眼裡只有錢。

楊辰不撒手,反駁:「不!合適!天底下沒有比你更合適的人了!」

孟歡歡不再答,站着任他抱。說來可笑,這是他抱她最緊的一次。

等他抱夠了稍微鬆開,孟歡歡掙脫楊辰的束縛,道:「我應該扇你一巴掌的,在你父母的結婚周年晚會上,我發現你的身份的時候,真的很想扇你一巴掌。」

但後樓梯摔的那一跤,把她摔回現實,打他一巴掌,如果被他報復呢?

她除了認栽,毫無還手之力。

孟歡歡眼中毫無波瀾,看着楊辰,道:「吳悅她們說的沒錯,我這樣的出身和你在一起,中間隔着難以跨越的溝壑。又不是童話故事,你怕我貪你的身份,我理解你。」

窮女孩別做嫁入豪門的夢,這樣生活真的很吃力,孟歡歡深有體會。

「不!瀟瀟,你不要這樣說!我求你貪我的錢,什麼都好,我可以滿足你!」楊辰搖頭,他現在想求她貪自己的身份,這樣還能給他一點希望。

「回去吧,我現在一看見你,就想到這些年我的愚蠢。」孟歡歡轉身,進入樓道的黑暗中。

「那肖衍生呢?」楊辰追問。

「肖衍生?」孟歡歡想起肖衍生今天的熱情,臉隱在黑暗中,只有冷漠的聲音傳出來。

「他至少相信,我是個完整獨立的人,可以解決我的問題。」

楊辰想反駁,他也相信她可以解決麻煩,可是過往種種,卻沒有證據讓這個論證站住腳。

找不到理由阻攔,眼睜睜的看着孟歡歡進去,無力感蔓延全身。

站着看樓上的燈光,剛剛孟訓他們進去,這排樓里唯一黑暗的三樓燈亮起,孟歡歡他們住在三樓。

他從法國回來,去了孟歡歡家,那裡已經換了新主人,他第一次動用他爸的權利才找到這裡,卻看見肖衍生帶着他們一起回來。

楊辰心中嫉妒難忍,明明不久前,孟訓還總是圍着他轉,可現在卻和肖衍生熟絡。

他想告訴孟歡歡,租房子這些事情他可以解決的更好,他在國大旁邊有房子,孟訓要住可以隨便住,他甚至可以過戶給孟訓,還可以請阿姨來照顧孟訓,他甚至可以在國大給孟訓安排前程。

可孟歡歡寧願賣手機,也不願意刷他卡里的一分錢。

楊辰想起那天,在孟歡歡手機上看見的視頻,他的妹妹也是因為一件旗袍,對李若溪改觀,甚至和她撒嬌道謝,他就在旁邊看着沒有阻攔。

這場景,何等相似。

孟歡歡曾經,也和他一樣難過。

對吧?

楊辰給自己肯定的回答。

……

肖衍生沒待多久,等孟歡歡回來就起身告辭。

「明天我來接你們去酒店,孟訓你也跟着去,幫你姐打個雜什麼的。」搬顏料這種體力活,還是得男孩子來做。

孟訓點頭,看來兩個人剛剛達成了某種協議。

孟歡歡環顧家裡的環境,買來的東西被他們倆收拾的整整齊齊,衛生也很乾凈,就連她房間新買的被子,床單被套也已經收拾完畢,孟歡歡實在很累,洗了澡就回房去睡覺。

孟訓也回房,看着床頭上的全家福,心滿意足。

樓下,肖衍生與楊辰擦肩而過,不同於楊辰的頹廢狼狽,肖衍生看起來春風得意。

擦肩而過時,肖衍生向他點頭示好。

「離她遠一點,她是我女朋友。」楊辰嘶啞的聲音響起,警告肖衍生。

「但現在不是,她有事的時候,第一個找的是我。」肖衍生停步,禮貌卻不失優雅:「男人上了一定年紀,最大的收穫就是知道,怎麼讓一個小女孩覺得自己被肯定。這一點,是楊大少爺用權勢彌補不了的,以後還得多學習。」

尤其是孟歡歡這種女孩,對名利並不過分追求,卻急於證明自己的能力。

只這一點,楊辰優於他的家境,就沒有在孟歡歡那裡得到優勢加分。

「她囊中羞澀的時候和你還在一起,所以我沒有靠近過孟歡歡,如今接觸見面,也是在她明確告訴我,你們分手之後。楊少爺,你和我現在在同一位置上。」甚至,楊辰比不了他。

「失陪。」

看了眼樓上還亮着的燈,肖衍生離去。

這種事急不來,不能給別人機會,讓別人說孟歡歡閑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