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你不能交代得太痛快,也不能什麼都不說,否則會惹人懷疑,最好是他們你一步你走一步,一旦有人用性命做要挾,你使不要再隱瞞,一定要表現得非常惜命非常害怕。

扶竊泣聲道:「因為文公子說套公子沒出息,竇公子就說文少爺出身挑得好,專挑從文二夫人肚子里鑽出來

師爺落筆一抖,濺了滴聖在案宗上,「大人,這……還記嗎?

劉撫思索片刻,說:「記!如果證據確鑿,這就是文樂生殺人的動機。

房中燈火如豆

謝玉洲微查着眉「你就不擔心他們如果嚴刑通供,扶竊扛不住把你招供出來?」

”她不敢。」沈嘉楠篤定道:「你別忘了,第一下可是她親手把簪子刺入竇慶胸口的,但凡她有一點憂疑要的可是她自己的命。 ”

「萬一她栽贓在你身上呢?」謝玉洲問

”她都沒看見我長什麼樣,也沒人見我出現在房中,旁人只當她殺了人隨意編造個人來嫁禍,又有誰會信她,她如果敢這麼做,就要做好這條命不要了的準備。

謝玉洲疑惑道:「可我還是沒弄明白,從文樂生被帶走時的情況來看,他是然也認定自己殺了人你是如何讓他以為自己殺了人呢?「

順天府衙內

「不對。」劉撫寒聲道:「你之前說燭台在你和案慶的追逐中被打滅,那房中應該很暗才對,你又如何確定是文樂生殺了人呢?」

扶竊道:「大人剛正不阿,恐怕沒去過教坊司這樣的地方。

劉撫清了清嗓子,表情肅然地撫了撫自己的鬍鬚,「教坊司這樣的地方有何不同?「

「教坊司內夜晚都是燭火通明,文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