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1章 沈嘉楠江信呈正室夫人

「你不能交代得太痛快,也不能什麼都不說,否則會惹人懷疑,最好是他們你一步你走一步,一旦有人用性命做要挾,你使不要再隱瞞,一定要表現得非常惜命非常害怕。

扶竊泣聲道:「因為文公子說套公子沒出息,竇公子就說文少爺出身挑得好,專挑從文二夫人肚子里鑽出來

師爺落筆一抖,濺了滴聖在案宗上,「大人,這……還記嗎?

劉撫思索片刻,說:「記!如果證據確鑿,這就是文樂生殺人的動機。

房中燈火如豆

謝玉洲微查着眉「你就不擔心他們如果嚴刑通供,扶竊扛不住把你招供出來?」

”她不敢。」沈嘉楠篤定道:「你別忘了,第一下可是她親手把簪子刺入竇慶胸口的,但凡她有一點憂疑要的可是她自己的命。 ”

「萬一她栽贓在你身上呢?」謝玉洲問

”她都沒看見我長什麼樣,也沒人見我出現在房中,旁人只當她殺了人隨意編造個人來嫁禍,又有誰會信她,她如果敢這麼做,就要做好這條命不要了的準備。

謝玉洲疑惑道:「可我還是沒弄明白,從文樂生被帶走時的情況來看,他是然也認定自己殺了人你是如何讓他以為自己殺了人呢?「

順天府衙內

「不對。」劉撫寒聲道:「你之前說燭台在你和案慶的追逐中被打滅,那房中應該很暗才對,你又如何確定是文樂生殺了人呢?」

扶竊道:「大人剛正不阿,恐怕沒去過教坊司這樣的地方。

劉撫清了清嗓子,表情肅然地撫了撫自己的鬍鬚,「教坊司這樣的地方有何不同?「

「教坊司內夜晚都是燭火通明,文少爺推門進來,外面的燭火使透進來了,自然能看清,文少爺殺了人之後其他幾位公子也進來了,他們都有看見,絕不是我一人之言。」

劉撫凝重道:「其他幾人的證詞可都錄好了?「

小吏呈上供詞,「錄好了,都簽字畫了押。

劉撫翻看了一遍,幾人供詞一致,百指幾人進門時正好看見文樂生將刀插入竇慶胸口,緊接着案慶撲倒在文樂生身上刀透胸而出。

但其中一人卻有兩份供詞

劉撫不由問道:「這是怎麼一回事?

小吏說:「這人起先說太暗了沒看清,估計是想保下文樂生,後來我們一詐,他就招了

劉撫看着證詞思素了片刻說:「既如此,那前一份證詞就作廢,明日刑部來提人就將這幾份證詞一併呈上,還有這妓子的,讓她簽字畫押吧

」對了,那文樂生呢?招了嗎?

「沒有。」小吏說:「他估計是唱多了,前言不對後語,一會兒說自己殺了人一會兒又說沒殺就這樣?」謝玉洲抬了下眉

”是啊。」沈嘉楠說:「聽上去簡單,實際可沒那麼好操作,先前整子的傷口如果不處理好,許作就能看出來,所以要確保文樂生的刀刺中的位置和先前的傷口完全一致,透腦而出無論深度還是大小都大於之前的傷口,才能被完全撐蓋。

沈嘉楠留了一口氣給竇慶呼救,文樂生被隔壁的吵鬧聲搞得厭煩不已,又聽見竇慶叫自己名字,只當他還在辱罵自己.但之前的對罵文樂生就沒拔刀,他不會輕易動手,不過是用來嚇噴竇慶罷了

能讓他拔刀的原因是他得判定自己課到了危險,如何讓他認為自己課到了危險,那就是沈嘉楠的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