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沈嘉楠沈仲安遇人不淑

第5章 沈嘉楠阻止出征

江夫人這樣說,倒讓沈仲安有些猶豫。

他長居邊關,在盛京停留時日不多,但對京中的一些事也略有耳聞。

江信呈如今剛及弱冠之年,便已位居正三品禮部侍郎之位,可謂前途不可限量,若不是其恩師在去年涉及一樁貪墨案,他也受到了一點牽連,恐怕升遷速度能驚掉京中眾人的下巴。

官居幾品他倒是不甚在意,但他與江信呈同朝為官,曾見過幾面,江信呈一表人才,待人接物謙遜有禮,倒是個不錯的少年郎。

沈仲安想着,江信呈配他家嘉楠倒也不算委屈。

見沈仲安仍有疑慮,江夫人微微一笑,架子端得十足,「我一個婦道人家,雖說不是出身將門,但為人父母思慮也大致相同,我家老爺也說過,若是男孩,定望他文能安邦武能衛國,不過女孩兒倒是希望她平安順遂就好。」

沈仲安一時間心下悵然若失,亡妻生前也曾和他說過類似的話。

廳上一時靜默。

沈嘉楠看沈仲安的表情就知道他有些鬆口了。

她扶着窗想,這輩子絕對不能再走前世的老路,與其嫁給江信呈成就一對怨侶,最後再死在江府,倒不如孤老一生。

沒了江信呈,父親定會給她再找其他的,她如今還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對婚嫁沒有半點意思,得想個辦法完全打消父親的念頭才行。

江夫人看着事情已經成了一半,心下也歡喜,準備再添上一把火。

若說她有多喜歡沈嘉楠,倒也不是,只是林大人被斬,六歲以上男女眷悉數流放,林清漓也在此列,這原是兩年前的事了,只是如今江信呈已過二十,每次提及議親便是嚴辭拒絕。

她怕就怕江信呈一顆心拴在那林清漓身上,正愁得發慌時,江信呈卻主動提出想娶沈大小姐,雖不是她心目中兒媳婦的萬全人選,倒也比沒有的好。

況且沈將軍如今正是如日中天,據說其子沈昭今後是要尚公主的。

按家世來說,倒也算是旗鼓相當。

「我看不如就這麼定下來吧?」江夫人道。

沈仲安猶疑不定,剛想開口,一旁靜默半晌的沈昭接話道:「父親,我以為此事還是先問過嘉楠自己的意思再說。」

沈仲安想到那個女兒就頭疼,若是真一聲不響就定下來,怕是這家裡會被她鬧得雞飛狗跳的。

「婚事當遵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江夫人笑了笑,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樣,「不過問一問倒也無妨,不如將軍將沈小姐叫出來,正好我也見一見。」

京中多少姑娘想要嫁給江信呈,量她沈嘉楠也不會拒絕。

沈仲安以為此舉可行,鄭重道:「只是小女這幾日身體欠佳,晌午還燒着,怕是……」

「爹。」

門口陡然傳來一個清亮的聲音。

眾人順着聲音的方向看去。

甫一打照面,江夫人頓時愣了一愣。

門口的女子一襲青碧色長裙,裙擺上細細密密綉着流雲暗紋,頭上簪着一支樣式簡單的白玉簪,不顯簡單,反倒是把她面容襯得愈發清麗。

沈嘉楠自幼離京,甚少在京中露面,偶爾回來,那些個嬌滴滴的貴女也和她玩不到一起,京中貴女閑談間都說她貌若無鹽,成日混跡軍中,是個行為粗鄙的女子,未曾想相貌竟然這樣出挑,便是在京中恐怕也挑不出能壓她一頭的貴女。

怪不得呢,江夫人心想,怪不得兩日前江信呈出門一趟,回來後便催促着她上門提親。

「爹,大哥。」沈嘉楠又喊了一聲

「不喊頭疼了?」沈仲安笑着沖她招手,向江夫人介紹,「這便是小女沈嘉楠。」

沈嘉楠站在門口向江夫人略一福身,「夫人好。」

「好,好。」江夫人上下打量着沈嘉楠,越看越歡喜。

江信呈本就生得好,再加上一個沈嘉楠,以後兩人生出來的孩子不知道得好看成什麼樣。

「我和江夫人方才正說起你的婚事。」沈仲安道。

沈嘉楠點了點頭,抬腳剛往裡走了兩步,江夫人臉上的表情便僵住了,抖着手指過去,「這,這這這是……」

沈嘉楠一跛一跛地走近,天真道:「戰場上落下的病根了,瘸了一條腿。」

沈仲安鬍子抖了抖:「胡——」

鬧字還沒蹦出來,袖子便被身旁的沈昭扯了扯袖子,沈昭臉上憋着笑,沖沈仲安搖了搖頭。

江夫人已經震驚得說不出話來,心想方才幸好沒直接定下來,這瘸了一條腿,以後帶出去丟的可是她江家的人。

怪不得沈仲安不讓人出來見客呢,原來是個瘸子。

沈嘉楠刻意跛着腳走到江夫人面前,好讓她能看得更清楚些,「我走路慢,方才在外頭碰巧聽到夫人和我爹提起我的婚事,我現在就能給答案。」

江夫人連忙道:「倒,倒也不急。」

她捏了捏手中的帕子,面上笑容尷尬,「聽沈將軍方才的意思倒是不捨得你這麼早嫁人,我能理解。」

「夫人萬萬不可聽父親的,」沈嘉楠走過去,親昵地勾着江夫人的臂彎說:「我父親是想留我在家管着我,我都十七了,江公子大我三歲,我覺得正好。」

江夫人心想,好什麼好!這死瘸子也太恨嫁了!

京中小姐哪個不是提及婚事便一臉嬌羞,如今沈嘉楠這樣,簡直就是莽夫,不,莽女!

白瞎了那麼漂亮的一張臉,邊關的風沙果真養不出像樣的高門貴女,倒是比那小門小戶的姑娘還不如。

江夫人笑着往回抽了抽手,奈何沈嘉楠力氣太大,愣是沒抽出來,反倒被拽得生疼。

江夫人順勢在她手背上假意拍了幾下,乾笑了兩聲道:「沈將軍常年在邊關,能承歡膝下的時間怕是不多,自然是捨不得你想要多留你幾年。」

沈嘉楠眨了眨眼,「不是啊,我也常在邊關,和我爹低頭不見抬頭見。」

直接將江夫人的理由堵了回去。

江夫人尷尬地看向沈仲安,誰知後者竟一反常態,點頭表示贊成。

沈仲安好歹混跡慣常多年,若是連江夫人這點心思都看不出來,那也白活了。

沈嘉楠此舉是能試出江夫人的態度,但是裝瘸子也太過了,若是以後傳出去,全上京都以為他沈仲安的女兒是個瘸子,那以後誰還敢上門提親。

他卻不知沈嘉楠心裏想的就是這樣。

上輩子遇人不淑,這輩子不嫁人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