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做個二世祖不好嗎?第1章 穿越?我要當二世祖!在線免費閱讀

做個二世祖不好嗎?第2章 測試;玄幻在線免費閱讀

我叫祁遙來自二十一世紀,是一名准高中畢業生,原本的我應該躺在家裡過着悠閑快樂的假期生活,可誰也想不到我竟然一覺睡死過去了?

睜開眼的瞬間,就有一道靚麗的顏色飄到自己臉上…

哇~飄雪(飆血)~

『呵,我這是造了什麼孽,睜眼就看到這種情況還不如之前的睡死,至少可以少點痛苦。』

隨後女孩默默將眼睛閉上,等待着二次死亡的降臨…

喂!都不掙扎的嘛!

(擺爛的模樣就連旁邊的旁白都看不下眼,忍不住表達出來就聽到祁遙冷哼一聲∶「一個小娃娃掙扎有用嗎?!」)

「這是你乾的嗎?!嚇到主子你送頭都不夠償還!」

一聲暴怒襲來,兩個還在講悄悄話的在聽到這個聲音忍不住堵上耳朵。

『你們不嫌吵我嫌吵!』

『就不能讓我先睡過去再把刀架在我脖子上嗎?!』

『我害怕!』

此時的祁遙不再理會旁白,小手死命的拽住被子等待…

『等等,他說了…主子?!』

沒錯的,面前這個面如凶煞的傢伙就是你的侍衛,以後你的安全就是他負責滴~

……

突然反應過來的祁遙,悄咪咪睜開一條縫跟做賊一樣偷瞄着兩邊。

「(嘆氣)幸虧主子還在睡覺,趕緊叫人將主子清理乾淨不然…我們在場所有人都得提頭相見。」

為首的看起來是個年輕帥哥啊,不爭氣的眼淚從嘴角流出(º﹃º )

『嘻嘻(*∇\*)是是帥哥啊~』

站在搖籃邊的護衛正好看見小嬰兒那賤兮兮的模樣,慢慢露出驚悚的表情∶「(愣)大!大哥!主!主子!好像醒了!怎麼辦!怎麼辦!」

快步竄到那個帥哥身後,指着床上流口水的小嬰兒瑟瑟發抖。

「吱!」

我有這麼可怕嗎?!

女嬰用力抬起自己的小短胳膊指着那人,不過這下也讓我看清了那個大哥的模樣…

陌上人如玉,君子世無雙,頭頂玉白色的發簪搖擺着扇子嘴角帶着恬靜的微笑快步走向祁遙,一股子詩書油墨味撲面而來…

『啪嗒』

只見面前的帥哥就跟自家親人離世那樣,抱着女孩哭的稀里嘩啦,瞬間祁遙對文人的濾鏡碎了一地。

人呀,還是不要光看表面不然就像現在。

祁遙嫌棄的伸手推開那張大臉,好好的帥哥原來腦子有問題。

而且不僅如此,祁遙都懷疑他想讓自己死,被這貨勒得在生死邊緣徘徊。

終於在其他護衛的提醒下,他才放開女娃娃。一把鼻涕一把淚的抹在之前躲在他身後的護衛身上,胸前的白衣已被沾染上了淡淡的血跡,祁遙在感覺到臉上沒有那麼黏糊糊了,就原諒他差點勒死自己的擁抱。

不過小孩子的身體就是囊弱,不一會兒就困的不行,等她醒來已是半夜,身邊只有趴在桌上睡着的那個傻貨而已。

女娃娃揉了揉眼睛後麻溜利索的下床拿着毯子輕手輕腳走到大哥身邊,正苦惱怎麼給他蓋上時一雙大手輕柔的抱住自己。

「我們的小寶貝醒啦~還給我送被子嗎?嗚!真的是太感動了!」

剛正經不到三秒又變回了那個二貨,在看到祁遙送了他一個白眼後,那傢伙終於正常了,將娃娃抱上床蓋好被子,自己坐在床沿邊靜靜看着祁遙。

「(奶聲奶氣)吶,你叫什麼名字呀?」

剛抬頭想看看那貨一個手掌就按到自己腦袋,因為擋住了視線女孩只看到他上揚的嘴角和因為燭光而搖擺的身形,不禁感嘆他真的很好看。

「南桉,我的名字祁遙你可要記好哦,我的好妹妹」

「(皺眉)為什麼你知道我的名字?而且你們到底是誰?」

首先是穿越這個祁遙是知道的,畢竟看了這麼多年的小說這點承受能力還是有的。

其次南桉這些小輩知道原主名字,是因為她的父親是他們老子的主子,相當於是互相扶持一直看着大家娶妻生子。

祁遙疑惑,祁遙不解。

「幾十年的老朋友?」

「等你再長大點我會告訴你這個世界的規則,現在你不需要懂這麼多。」

在暗影中有孩子誕生的話就會在原主府上接受健康教育,畢竟大家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況且這麼大的組織,有孩子也是很正常的事。

南桉是他爹在暗影中也是佔據最高權威的,所以所有孩子的教育問題都是他負責,南桉也沒有辜負他爹是暗影的大哥稱號,在眾多孩子中脫穎而出。

長的好看也就算了,文武雙全也就算了,但身上只有油墨味而非汗臭味這就過分了,讓那一堆小孩羨慕不已。

在南桉滿十歲的時候,原主誕生了。

女孩百天禮上,南桉和一大幫子小孩看到了**嫩的小娃娃,並爭先恐後的想要當她哥哥姐姐來保護她。

那看得原主她爹那叫一個氣,因為才半大點的娃娃也不得不需要他們護着,所以女兒奴定下個規則,原主五歲之前所有小輩們不能出現在她面前。

「那個我想打斷一下我現在才四歲吧,你們怎麼出來這麼早?」

南桉看着女孩舉起的小胳膊輕笑一聲,拉過祁遙的小爪爪說到∶「如果我們不出現你就會升天,那我們的用處就沒了,嗚,嗚!還是說小丫頭你不喜歡我們!」

得,又正經不過三秒←_←

「沒有啦,我喜歡南桉哥哥的。」

咕扭咕扭幾下抱住男生安慰着,看他這樣子只能象徵性的抱抱,長大一定要把他踹的老遠!

「南…南桉哥哥?嗚!」

好傢夥直接覆水難收了,你老爹知道你是水罐子嗎?

(旁白∶「不噁心嗎?」祁遙直接把這玩意踹到一邊∶「不能踹他我還不能踹你了?!」旁白落荒而逃,劇終!)

(開玩笑,開玩笑,這才剛開始呢~)

咳咳,整理好情緒來聽我進一步講解。

原主他爹娘在女孩三歲的時候,連帶着他們的暗影一塊消失的無影無蹤。

當時整個祁府慌作一團,便宜爹娘走後老媽的哥哥吳錢出現,並以照顧祁遙為由帶走了女孩,這棟宅院他們可不會住怕稍微不留情就掉腦袋。

南桉算是小輩暗影中的領導人,他不關心老爹去哪只關心祁遙是否過的很好,並天天守在女孩房頂上。

所以才導致計划出現變化,就發生了以上的情況。

祁遙現在表示既來之,則安之,反正到哪都是活着還不如讓自己過的舒服,怎麼回去這事就順其自然得了。

雖然這個自稱祁遙舅舅的傢伙一直都有好好做着表面功夫,但南桉可不會和其他暗影一樣鬆懈。

雖然說偶爾會有那些小孩會出言不遜,但祁遙都沒當回事,反而在自己的院落里乖巧待着,身邊的人也都是祁府的老人,也是信得過的。

就憑這那吳老太爺也不敢出言耍橫,只能憋屈的看着祁遙在他們家當地主。

終於在女孩滿四歲後見旁邊無人才當機立斷來了一場刺殺,不過他們也沒想到還會有暗影的存在,只以為祁遙只是個孩子。

當暗影他們的手段是兒戲嗎?

不不不,在猛烈的威壓下他們說出來口了,就是原主舅舅。

「所以我現在是假死狀態是嗎?」

「沒錯」

女孩非常聰明的猜到南桉的主意,立馬明白這是個可以離開這裡的機會,可…

看着懷裡陷入沉思的小娃娃,少年又咧開嘴笑道:「原本打算假死後帶你回府,但是我想知道你現在的想法。」

「這個嘛…雖然說府里相對舒服,又有熟悉的人陪着按理說應該回去。」

「我在這個地方是不是不受寵?」

猛地抬頭結果悲劇了…一個捂着腦袋,一個捂着下巴,兩個二貨氣質真是脫穎而出。

「唔」南桉艱難的點點頭,一手揉下巴,一手揉女孩的腦袋。

「那我留下,我就把這個二世祖的名聲在外發揚光大!」

女孩也顧不上頭疼,亮晶晶的眼睛望着皺眉的南桉想得到答案。

「二世祖?你想把自己的名聲給毀了嗎?」

「我只要在這裡闖禍,那麼我這邊就會沒有下人。你們呢~也就可以天天來找我玩,這不挺好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