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幾十秒後,一中校長冷着臉出現,快速出現交手現場,爆發出三品後期的實力,將二人擊退分開。

  「都給我住手!」

  說著,環視四周,將一切盡收眼底的同時,滿臉怒容的質問着。

  「哼!誰能告訴我!這裡到底發生了什麼?」

  聞言,鄭迪第一時間開口。

  「校長,這個林平安公然在校園行兇,將我班上的周強等幾名學生打成重傷。」

  「而他班主任李雪,又進行包庇,阻攔我將其擒拿。」

  「這便是事實!」

  對此,李雪勃然大怒,瞪着眼睛,高聲爆喝。

  「放屁!事情真相還沒有調查清楚!我相信林平安不會無緣無故出手。」

  一旁,校長臉色冷下,用懾人眼神橫掃,氣勢迸發,瞬間鎮壓兩人。

  緊接着,目光轉移,投向前面滿臉平靜的俊秀身影上。

  「林平安,此事你怎麼說?」

  聽到這問話後,林平安不慌不忙,語氣淡然平靜的回道。

  「這幾人挑釁在先,辱及父母,沒有當場擊殺,便已經是手下留情。」

  聞此,旁邊鄭迪忍不住怒吼着。

  「該死!就因為這點小事,下此狠手?

  林平安,你在眾目睽睽之下公然傷人,簡直不把武道協會禁令放在眼裡。」

  「速速束手就擒,等候審判!」

  「否則,為了維護武道協會尊嚴,休怪我出手無情。」

  班主任李雪臉色發白,眼神中莫名生出擔心之感。

  而林平安則不慌不忙伸出手從身上掏了掏,幾秒後,拿出一個證件亮了出來。

  「我記得武道協會禁令中,有一條確實是武者無緣無故傷害普通人是重罪。

  但還有一條則是當普通人主動挑釁時,可以無限制反擊。」

  「其中,便包括言語攻擊,這幾人辱及家父家母,我出手擊殺,亦不違令。」

  「更何況,還手下留了情!」

  「武者不可辱,此乃世間公理。」

  「按照鄭老師的意思,是我心慈手軟了一些,應該當場擊殺才是。」

  「只有這樣,才能夠維護武道協會禁令尊嚴。」

  玩道德綁架,站在道德制高點耀武揚威這一套,對林平安根本毫無用處。

  此刻,一波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便把對方噎得滿臉通紅。

  一時間,鄭迪整個人都麻了,他不可置信的投出目光。

  「你竟然是一品武者?還……還進行了認證?」

  「該死!你居然不準備進行二次淬體,而是一次時就選擇突破了?」

  事實上,鄭迪也是萬萬沒有想到這一點。

  林平安氣血110卡的事,他也是知道的。

  但在其預想中,對方絕對不會輕易突破,而是會再積攢修鍊到115卡後,進行二次淬體,然後,再突破一品。

  這才是正常邏輯和思維。

  可惜,一切從源頭就猜錯了。

  誰會想到有人剛到100卡氣血,進行一次淬體後,便選擇突破,成為相對來講最弱類型的一品武者。

  如此自毀前程之事,根本不是一個心高氣傲階段的高中生,所能做出來的事。

  也正因如此,才會出現失誤。

  原本,鄭迪想說的禁令,並非是那條武道入品者不能無緣無故傷害普通人。

  而是普通人之間,無緣無故致人重傷,視為重罪這條。

  但現在,面對林平安拎出來的另外幾條禁令,曾經預想過的說法,自然不攻自破。

  而且,一切還真如對方所言,沒直接擊殺,都算是手下留情。

  此時此刻,鄭迪氣得牙痒痒,卻又無可奈何。

  不怕流氓開外掛,就怕流氓有文化。

  林平安三言兩語間,便將自身罪責摘了個一乾二淨。

  甚至,被打斷四肢的周強等人,還要跪謝他的不殺之恩才行。

  「等等,不能只聽信他的一面之詞。」

  「什麼辱及父母之言?」

  「有沒有這回事還不一定呢!」

  聽到這話,林平安微微扭頭,面色平靜的從懷裡掏出個錄音筆。

  「證據?」

  「旁邊不遠處,那個能拍攝到這裡情況的監控算嗎?」

  「剛剛看了全過程的那些同學算嗎?」

  「還有這個錄了全過程的錄音算嗎?」

  人證物證,視頻語音,一應俱全,堪稱鐵證如山。

  一席話,差點當場把鄭迪給干破防了。

  特別是掏出錄音筆後,更是讓他眼神都獃滯了。

  正常人,誰會隨身攜帶錄音筆啊!

  另一邊,校長雖然早想到了這個結果,但還是忍不住一陣唏噓。

  原以為這只是個小狐狸,但沒想到出手如此狠辣。

  不得不說,這小子是個狠角色。

  校長揮了揮手。

  「這事就到這裡吧!鄭迪老師,將你的學生都送去醫療室。」

  「通知他們家長,告知始末的事情,同樣交給你了!」

  「林平安,你跟我來,有人要見你。」

  說完,兩人就此離開。

  不遠處,校長室內,武道協會的天陽城分會長,正在與高層們進行着討論。

  而話題焦點,正是剛剛林平安所在發生之事。

  「有勇有謀,心思縝密,如果資質再強些就好了!」

  「進退有度,沉穩堅毅,可惜上限已經鎖住了,今生無望突破中品武者。」

  「……」

  眾人口中,皆有對林平安行為之稱讚,亦有對其自身之惋惜。

  若非資質等原因,他們亦極其願意給與這種人才進行投資。

  不過,這並不妨礙有個友好的態度。

  當然了,對於這些人的窺伺和駐望,不僅僅校長知曉,就連旁邊的林平安,同樣也知道得一清二楚。

  畢竟,他可不是110卡的一品初期武者,而是隱藏實力無人看穿1700多卡的三品初期實力。

  片刻後。

  二人出現在校長室內,武道協會的天陽城分會長,以及一眾高層,紛紛散發出善意。

  「英雄出少年!果然是天驕!英豪之氣不減!」

  「說得很好!做得也不錯!武者不可辱!」

  「面對那種辱及父母的存在,依舊沒有痛下殺手,不錯,很不錯!有道德,有底線!」

  「……」

  反正,好話不要錢,眾人皆不吝誇耀。

  你一言,我一語,轉瞬便將人誇到了天上。

  這些話,聽聽也就罷了,當真就輸了!

  對於此事種種,林平安並沒有像普通高中生那般喜形於色,就此得意洋洋。

  而是面露平靜的開口,語氣沒有一絲張狂。

  「多謝眾位前輩的稱讚,平安愧不敢當!」

  分會長點了點頭,笑呵呵的開口。

  「不錯!不錯!關於那些事!校長應該已經跟你提前說明了吧!」

  「一會兒不可避免的可能會將你推到風口浪尖上,也可能會讓名聲受損,希望這些資源補償能夠彌補。」

  說著,掏出個瓷瓶。

  「這裡是一瓶鍛骨丹,瓶內10枚,用於回復氣血,加速鍛骨速度。」

  「最適合下三品鍛骨時使用。」

  「等一下,會作為獎勵,進行頒發。」

  「除此以外,還有50萬獎學金,作為額外獎勵。」

  聞此言,林平安點了點頭,已然感受到了對方的誠意。

  鍛骨丹價值在10萬元左右,10枚便是100萬。

  再加上額外50萬獎學金,便是整整150萬價值的獎勵。

  在天陽城這種小地方,已經算得上是大出血待遇了。

  當然了,對林平安而言,這些資源算不上什麼。

  畢竟,天道網絡上還有十幾萬功勛值沒有使用,那可是足以兌換海量資源。

  不過,林平安卻不敢輕易兌換使用,至少在現在這種實力,不能曝光出去。

  兌換資源總需要配送過來,那樣的話,身份就很容易被有心人知曉。

  財錦動人心,如此龐大的功勛值,即便有種種規則限制,亦可能被人使用手段掠奪。

  在沒有把握前,他可不會讓自身陷於被動。

  片刻後。

  林平安回到班級,同班同學見到他後,皆滿臉恐懼的躲遠。

  特別是曾經背後說壞話的部分同學,更是瑟瑟發抖。

  一時間,他身邊附近,成了教室內的真空區。

  對此,林平安依舊一臉平靜。

  有見過大象在乎腳邊的螞蟻嗎?

  另一邊,醫療室外,鄭迪咬牙看着裏面的慘狀,怒沖沖離開。

  片刻後,無人之所,他立即掏出手機。

  第一個撥打出去的號碼,便是給周強的叔叔,隔壁市龍象武館三品武者周殤。

  「喂!周哥!小強出事了!四肢都斷了!」

  「……」

  「是一個叫做林平安的小子,家裡是個孤兒,勉強過一品。」

  「……」

  「要不是他班主任一個叫做李雪的二品武者攔着,我早就為小強報仇了……」

  「……」

  與此同時,隔壁市,龍象武館外。

  一名渾身肌肉,散發著彪悍氣息的武者,踏上了一台斯特魯。

  周殤三品武者巔峰,殺氣騰騰的表情。

  「該死!林平安?混賬!我要你死!」

  ……

  電話掛斷,鄭迪臉上浮現出一絲絲暢快。

  「哼!小畜生!我看你怎麼死!」

  「不過,周哥還需要明天一早,才能趕到天陽,正好給你再找找麻煩。」

  說著,便再次給其他那幾個學生家長打電話。

  訴說始末之時,直接選擇了避重就輕。

  起因直接含糊其辭,四肢盡斷的慘狀倒是着重說明。

  對此,幾名家長瞬間暴跳如雷,第一時間便出發,向學校所在前行。

  其目的,自然不外乎看孩子情況,以及找林平安的麻煩。

  聯繫完成後,鄭迪舒了一口氣,感覺心情好極了。

  「雖然這幾個家中都沒有武者存在,但一群普通人胡攪蠻纏,也足夠讓那個林平安受的。」

  「我就不信他還敢動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