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讀心術:真千金被反派們花式貼貼第1章 日行一卦get在線免費閱讀

讀心術:真千金被反派們花式貼貼第2章 傻缺大哥在線免費閱讀

當聽到師父說讓她下山的那一刻,鍾沅沅知道,劇情終於開始了。

十六年半之前,她穿到這本名為《玄學少女燃翻天》的小說中,成了出生就被鍾家送上山的真千金。

而小說中的女主,就是鍾家領養的女兒,鍾子琳。

「沅沅,你命中帶煞,自幼被鍾家送上山,如今十六年過去,你的本事已經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昨日為師幫你卜了一卦,你此時下山,必有轉機。」

「切記,不要被人發現你的身份,勤做功德,這樣你才能好好活下去。」

就這樣,鍾沅沅離開了生活十六年的鳳凰山。

離開前,師父給還給鍾沅沅一兜房產證。

「這些都是咱們門派的產業,現在都留給你,你在外邊若是日子過的不好了,就拿去賣掉一些,足夠你生活的很好了。」

……

兩天後,S市。

「唉!」

鍾沅沅抱着**嫩的棉花娃娃,坐在火車站出站口已經好幾個小時了。

「麥麥,師父說今天申時會有人來接我,到底真的假的?他會不會是喝醉了又把卦象看錯了?」

她一邊吐槽,一邊幫棉花娃娃整理被風吹亂的頭髮。

這是她最好的朋友,是三歲那年師父送她的生日禮物。

她給它起名叫麥麥。

種麥麥兩岐,種瓜瓜五色。

「永昌!永昌還差一個人,上車就走了啊!」

「大兄弟,住店嗎?獨立衛浴、免費WIFI!」

出站口人潮湧動,聲音嘈雜。

「抓小偷啊!有人偷手機啦!」突然有個女人大聲喊道。

所有人下意識看向自己的手機,確定還在,心放回了肚子里。

有人拔腿就跑,是那個偷了手機的男人。

站在鍾沅沅不遠處的青年踹了自己的行李箱一腳。

軲轆滾動,行李箱滑了出去,剛好將那個小偷絆倒。

青年頗有些得意,走過去從小偷手裡奪過手機,給了追上來的失主。

「謝謝,謝謝大兄弟。」女人找回了手機,不停道謝。

青年雙手插兜,有些傲嬌的彆扭,「小事兒,甭客氣。」

鍾沅沅還在給麥麥梳頭,徹底整理好,才站起來,看向轉過頭來的青年。

「大叔,你鼻有傷痕,眉毛雜亂,是破財之相,易招小人,萬事小心。」

青年眼睛一瞪,「大叔?我有那麼老嗎?還有,你個小姑娘怎麼滿嘴胡言亂語,再咒我小心我……」

他回頭,地上空空如也。

「唉?我的包呢!」

鍾沅沅指着前方:「被他們拿走了,我都說了你有破財之相。」

青年來不及仔細打量鍾沅沅,連忙撒腿去追。

媽的,敢偷小爺東西,抓着你們打的你們滿地找牙!

鍾沅沅從粉藍相間的斜挎包里拿出個小本本,認真記錄。

在日行一卦後邊打了個√。

又過了半個小時。

終於有人來找她了。

是一對中年夫妻。

男人西裝革履,腳下的皮鞋擦的鋥亮,面露慈笑,三十多歲的樣子,微微有些啤酒肚,戴着眼鏡,看起來很斯文。

女人穿着一身淡紫色的連衣裙,頭髮微卷,戴着墨鏡,從頭到腳透着時尚。

「沅沅,我是媽媽呀。」

「我是爸爸。」

兩人嘴角都揚着笑,看起來像是出自真心。

「沅沅,對不起,因為琳琳突然間在學校摔傷了,我們趕去了那邊,所以來晚了。」夏詩汶給她道歉。

【沒關係,我知道鍾子琳是故意受傷,只是想拖延你們來接我的時間。】

夏詩汶:「?」

她看了眼鍾沅沅。

鍾沅沅看着她。

兩兩相望,一個震驚,一個平靜。

「媽媽,怎麼了?」怎麼這麼看她?

夏詩汶搖搖頭,「哦,沒事。」

難道是她剛剛聽錯了?

還是太久沒見到女兒,緊張的出現幻覺了?

鍾文獻看了看鐘沅沅身後的包,「沅沅,你怎麼拿了這麼多東西啊?咱家什麼都不缺的。」

【嗯,是什麼都不缺,但我知道你們什麼都沒為我準備。】

鍾文獻:「?」

明明女兒沒開口,為什麼他卻聽到了她的聲音?

鍾沅沅一手抱着棉花娃娃,一手拎起自己的包,「爸爸,我們可以走了嗎?」

【爸爸媽媽印堂發黑,是霉運之兆,怪不得後期會黑化成大反派。】

鍾文獻和夏詩汶:「!」

真的不是錯覺!

是真的聽到了!

「哦哦哦,可以,咱家的車在那邊。」鍾文獻伸手去接鍾沅沅拎着的包,腦子裡還在想着剛剛的事兒。

怎麼回事?

他居然能聽到女兒的心聲?

包剛到手,他的胳膊便被重力墜住,身體趔趄,險些摔倒,下意識想遷怒。

「沅沅,你都帶了些什麼東西?怎麼這麼重?」

鍾沅沅站姿端正,雙腳併攏,看着乖巧:「都是在山上用慣了的東西,我不習慣用新的,就都帶着了。」

【唉!爸爸也太弱了,這麼點兒東西都拎不動,怪不得最後會中風,癱在床上,連大小便都失禁,生活不能自理。】

鍾文獻:「?」

他心有餘悸,嚇得額頭浮出一層冷汗。

鍾沅沅再次把包拎起來,明明很重的包,她拎着卻很輕鬆:「媽媽,我們走吧。」

【媽媽顏值挺高,可惜啊,智商不夠,被娘家CPU了那麼久都不知道,最後落得個傾家蕩產,靠出賣色相才能過活。】

夏詩汶怔住了。

震驚於居然能聽到女兒心聲的同時,又開始懷疑這話的真實性。

她娘家人對她不知道有多好,怎麼會害她?

回程的途中很安靜,鍾文獻和夏詩汶還在想着剛剛的事情,而鍾沅沅則是在觀察車窗外的景色。

【嗯,這一片的環境還不錯,要不然用師父給我的財產先買棟房子好了,反正鍾家也是住不長的。】

對於女兒還沒到家就想着搬家的事情,鍾文獻和夏詩汶內心是複雜的。

說實話,這個女兒原本他們並沒有多期待。

畢竟她出生就被卜卦命中帶煞,他們害怕會給家中帶來劫難,便把她送上了山,每年只有過年的時候才會視頻一次。

這次若不是情況特殊,也不會想着把她接回來。

鍾家這些年發展的不錯,接連搬了幾次家,如今住在半山別墅區,算是扎到了富人堆兒里,家底也算豐厚。

司機把車子開進別墅大門,屋子裡一個嬌俏的女孩子一手拄着拐,一手被人攙扶着走出來。

「沅沅妹妹,我是你姐姐子琳啊,歡迎你回來,對不起啊,因為我今天崴了腳,爸爸媽媽要送我去醫院,所以耽誤了去接你的時間,你沒生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