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姜雪陽聽到『六少夫人』四個字,看向姜悠的眼底全是嫉妒,原本還要為她說好話。

現在直接撲在陳櫻懷裡泣不成聲。

姜俊良本就在怒氣頭上,現在聽到姜雪陽哭成這樣,姜悠還把傅君行搬出來,怒火直衝天靈蓋:「你用六爺威脅我?他是我的女婿,能把我怎麼樣?」

「威脅你,怎麼了?」

門口傳來低沉的聲音,傅君行和秦川等人滿身凜冽的進來。

姜俊良的怒火,燒到最旺,現在戛然而止,臉色鐵青的樣子,幾乎憋出內傷。

姜悠看到傅君行,先是愣了一下。

而後立刻跑上前:「老公,你怎麼來了?」

看剛才秦川和秦風的表情,還以為今天晚上的會議很棘手呢,這才不到一個小時!

傅君行看她一眼,將她攬入懷中。

而後看向姜俊良的面色,更是陰沉無比,「姜董打算對我的夫人做什麼?」

話落,姜俊良也反應過來,握在手裡的皮帶,只覺得燙手,一把丟開上前,臉上儘是尷尬。

「六爺來了,悠悠打了雪陽,我這正在問情況。」

雖然是女婿,但此刻姜俊良言語中儘是小心翼翼。

說起來傅君行是他姜俊良的女婿不假,然而他每次看到傅君行,都覺得低他一等。

那種感覺雖然有些不舒服,但也沒辦法!

不過好在她一直鬧離婚,最近六爺也煩了,等他們離婚,雪陽嫁給六爺,他日子也會好過些。

傅君行冷漠的掃過抱在一起的姜雪陽和陳櫻,渾身戾氣更重了幾分。

「手握皮帶,你是打算如何問?」

「……」如何,問?

怎麼感覺,六爺對她的態度不僅沒煩,反而還很維護的樣子?

姜俊良只額頭冷汗直冒,看了眼姜悠,暗示意味十足,讓她出來背鍋。

然而這一次的姜悠,和上一世的反應截然相反,上一世因為太渴望得到他們的愛。

每次都為其開脫,現在姜悠就好似沒看到一般,依偎在傅君行懷裡:「老公,我臉疼。」

剛才陳櫻是想打她的吧?

雖然沒打到!

本整個空氣本就低氣壓,現在姜悠這句,更是將氣氛推向了冰點。

眾人:「……」

現場除了傅君行這邊的人,每個人看向姜悠都在心裏咬牙切齒,陳櫻雖然對姜悠很抵觸。

但對傅君行這個女婿卻很滿意,每次去各種大牌店,只要報自己這個女婿的名字都能全部免單。

此刻也感覺到了傅君行對姜悠的態度,趕緊起身走向他們,「君行啊,事情不是你看到的這樣。」

「你也知道悠悠的性子,我們這不是也怕她在你面前太過頑劣,要給好好……」

好好什麼?

傅君行一個冷眼過來,陳櫻後面的話就這樣生生的咽了回去,臉色更是在這瞬間漲成了豬肝色。

姜雪陽虛弱的從沙發起身,「君行,這都是誤會。」

說著,姜雪陽還故意走的近了一些,讓傅君行看到自己臉上的傷,將所有的錯處都往姜悠身上引。

姜悠恨恨的看着姜雪陽,上輩子都茶成這樣了,她到底是怎麼就沒發現的?

就在姜雪陽上前想拉傅君行繼續解釋,姜悠一把打開她骯髒的手,「沒有誤會!」

順便還站在了傅君行面前,那不準任何人動他的樣子,讓站在她身後的男人面色有了緩和。

姜俊良陳櫻兩人看着姜悠不讓姜雪陽接觸傅君行,更是氣不打一處來。

陳悠佯裝溫和的上前:「悠悠,來,媽媽有話跟你說。」

說著就要將她帶走,給姜雪陽和傅君行創造獨處機會的意圖那麼明顯。

姜悠諷刺的看着這些人,明明內心恨不得將她撕碎,面上卻表現出這樣精彩的戲。

就算是自己的親生父母,她此刻也覺得噁心至極。

看着陳櫻伸過來的手,姜悠『啪』一聲,毫不客氣的拍開,陳櫻的手僵在半空,不敢相信的看向姜悠。

以前……,但凡是給她有一個笑臉,她都會巴巴的跟上來,今天這是怎麼了?

此刻所有人都感覺到了姜悠的不對勁。

姜悠諷刺的看着眼前所有的人,「你們誰再敢靠近我一步,靠近我老公一步,我和你們沒完!」

傅君行:「……」

秦川,秦風:「……」

三人神色各異,傅君行嘴角不自覺的揚起一抹笑,秦風和秦川眼底的懷疑更濃。

這生怕六爺被拐騙的樣子,到底是怎麼回事?

姜雪陽陳櫻兩人,臉上有了難堪。

「悠悠,這都是誤會,你不要和媽媽誤會,媽媽不是要傷害君行的,你……!」

「啪~!」

姜雪陽的話沒說完,直接被姜悠忍無可忍的一耳光扇下去。

傷害傅君行?她這虛偽的話說的過頭了吧?

姜雪陽:「……」

陳櫻:「姜悠,你簡直太過分了。」

在她們看不到的地方動手也就算了,現在竟然還敢當著他們的面還敢動手?

姜俊良的面色也不好。

此刻要不是傅君行在,姜悠身上怕是少不了一頓皮帶。

而姜悠敢比剛才更剛,顯然也是因為傅君行在場的緣故。

「老公,我們走吧!」

姜悠不想看到這些噁心的嘴臉,橫豎這個家早就拋棄她了,以後她回不回都無所謂。

姜俊良見姜悠要走,若是以前,他肯定要好好教訓一頓姜悠,但傅君行在,他不敢。

「秦川。」

傅君行被姜悠拉着轉身的那一刻,只聽他聲音低沉的響起。

秦川:「六爺,請吩咐!」

「暫停和姜氏的所有合作。」

「是。」

秦川點頭之際,心裏只感嘆紅顏禍水啊,這姜悠還是這麼能影響六爺。

不過眼下她對六爺的這份改變,但願是真的,否則他們這些六爺的人,都讓饒不了她。

姜俊良和陳櫻聞言,嚇的面色瞬間發白!

「六爺,這不妥吧?」

姜俊良趕緊跟着傅君行一起出了門,一直追到車門邊,抓着就要關上的車門。

傅君行眸光寒冽的掃向他,「悠悠是不是你女兒我不知道,但她是傅家的六少夫人。」

「姜董,你失分寸了!」

姜俊良聽的冷汗直冒。

雪陽不是說六爺很厭惡姜悠嗎?為什麼今晚一直在給她撐腰?

不等姜俊良說什麼,車子已經啟動,如箭速般的從他眼前衝出去,絲毫沒有岳父和女婿間的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