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好本子總是被人搶着演,盛意前腳飛機剛落地北市,後腳賈元就發來了個鏈接。
  標題是:
  《青年新銳導演S+級大製作,宋斂甘願降咖,女主角血雨腥風花落誰家?》
  配圖就是盛意和葉嘉的照片。
  大製作除了看女主角演技,還要看男女主之間的cp感,現在投資人不比前的煤老闆,他們也會看網上的討論聲。
  前天盛意確定要出演《兩小無猜》的時候,賈元就已經按照盛意的意思放出風聲,上了幾次熱搜勢頭很足。
  但他們都沒想到一直在懸疑片,抗日片打轉的葉嘉會突然想吃青春片這口飯,她那張臉真的稱不上貼合。
  葉嘉比盛意早幾年出道,年紀大她三歲,走的也是流量小花這條路。
  這兩年葉嘉三金一直被提名,但出演的主角形象過於單一,並沒有獲得過大獎,再加上影視寒冬,逼得她也想來電視劇分一杯羹。
  帖子下劍拔弩張,雙方粉絲吵得不可開交:
  葉嘉的臉適合演青春片?她穿着校服都會被誤認為女校霸,導演麻煩擦亮眼睛!
  天天掛在嘴上的盛仙,有人看過她獲獎的那幾部片子嘛,水後板上釘釘,有什麼資格和我們嘉嘉搶?
  都不想跟葉嘉這種人一塊兒提,靠炒作起來的「提名影后」,意意小仙女的幾部一番電影實績要不要發給你看看吶?百億票房看不見?
  論顏值還得看盛仙,美得像假人一樣,在一眾老戲骨裏面被狠狠吊打演技!
  女主獨美有什麼意思?給大家看看我們嘉嘉和宋斂的cp感,讓你們感受感受什麼叫性張力…
  粉絲們立刻放上了葉嘉和宋斂的剪輯cut,把兩個人從不同警匪電影里的鏡頭摳出來湊到一起。
  生拉硬湊,明顯就是刻意地營銷。
  葉嘉那張臉看起來實在太老,對比宋斂還略帶少年的顏,完全不匹配。
  盛意的粉絲也不甘示弱,啪啪打臉:
  什麼叫cp感?我看他們倆完全碰撞不出火花,沒發現葉嘉老的都能當宋斂大大的媽了嗎?給你們看看什麼叫甜妹和酷哥。
  粉絲們剪輯的是盛意出道的第一部電影,也是國內第一部仙俠類別電影,這部電影讓盛意一炮而紅。
  那時她才剛滿十九歲,妝造稍顯稚嫩,整體裝扮清純可愛,宋斂的節選的是一部權謀片里的帝王。
  天真可愛vs偏執陰冷,再加上宋斂本身也是攻擊性強的濃顏系,兩個人的的顏值碰撞出的火花比葉嘉宋斂的剪輯cut看起來要和諧很多。
  尤其是在這條視頻評論下面,明明宋斂和盛意從來沒有同台過,也愣生生被粉絲摳出了糖。
  葉嘉那邊本來放出風聲是想在演技上吊打盛意,沒想到青春片的質感雖然比不上電影,但契合度遠遠更重要。
  真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盛意的粉絲髮了還沒有一個小時,宋斂和盛意的cp粉就連續上了幾次熱搜。
  #萬人血書,求盛意和宋斂合作!!!!#
  #酷哥在甜妹面前不堪一擊!#
  評論區更加精彩:
  哈哈哈哈哈哈哈老子笑出屁了,葉嘉本來想炒一波自己和宋斂的cp,沒想到被我們誤打誤撞,直接送意斂cp上熱搜!
  資本快來看看我們啊,宋斂和盛意出演這對青梅竹馬兩小無猜絕對優選!
  啊啊啊啊太配了太配了!
  《兩小無猜》主要講述的就是一對青梅竹馬從年少,分開,再重逢的簡單愛情故事。
  整部電視劇一共四十集,拍攝周期初步定位四個月,前面二十集幾乎都是鄰里和校園的故事。
  盛仙出道早,年紀小,天選女主!
  盛意開小號給幾個高贊評論又通通贊了一遍,粉絲們真給力!
  她出道就爆紅,有些粉絲已經粉了整整六年,粘性極強。
  輿論戰完勝,賈元和盛意都鬆了口氣。
  一下飛機,各類消息和轉發鏈接鋪天蓋地而來,這幾天連軸轉,兩個人幾乎都要累癱。
  保姆車上賈元使喚司機先送盛意回公寓,被盛意打斷:
  「送我回南郊。」
  她這些年也購置了幾套房產,平時為了出行方便一般都住在機場附近的那套公寓。
  現在要回距離機場三個小時的南郊玉柳別墅。
  只能說明,盛意那個神秘金主回北市了。
  「網上cp炒這麼火,不怕你家那位大佬知道了生氣啊?」
  賈元開玩笑地問。
  盛意跟着笑着否認:「他不關注這些。」
  陳最要是關注的話,就一定不會在今年運作這個金像獎,搞得她現在被群嘲。
  陳最房產眾多,玉柳別墅是當年為了方便盛意上大學,在學校就近買的。
  學生時期的盛意還沒現在這麼忙,放了學司機接送她回那,陳最大多數時候也會留宿。
  要是盛意偶爾有通告,陳最就在公司附近的公寓湊合。
  所以前天晚上陳最問她什麼時候回去,指的就是回玉柳別墅。
  這麼多年,兩個人都習慣性地把那當成家。
  車子轉彎沒開兩步,賈元接了個電話後,突然讓司機靠邊停下:
  「《兩小無猜》劇組製片人和導演攢了個局,幾個已經確定了的配角提前見面,討論討論劇本,就在附近的江南岸會所,你去嗎?」
  這種劇本研討會挺常見的,一般都是導演編劇和演員交流對角色的看法,方便開拍前,根據演員特質,編劇再重新更改一些細節。
  盛意這兩天已經抽空把劇本讀完,機會難得,她不想錯過。
  沒有絲毫猶豫,盛意直接說:
  「送我去江南岸。」
  -
  江南岸會所的設施在北市排不上前三,頂多只能算得上豪華高檔。
  今晚地面停車場上停滿了豪車,人來人往,出入的不是達官顯貴,就是美女明星。
  江南岸內部的工作人員笑稱是來了大人物把會所的檔次愣生生拔高了一級。
  三樓的整層被人包下,酒局坐滿,不少都是福布斯榜上的大佬。
  主位上的陳最被人包圍,隨意靠在沙發上,外套扔在一邊,雪白襯衫隨意解開兩顆紐扣,沒系領帶。
  金絲眼鏡在他高挺地鼻樑上架着,頭頂的燈光打下來,襯得他冷白調的皮膚愈發地白。
  本來是一副清貴禁慾的好樣子,偏偏陳最懶洋洋地靠在沙發上,右腳踝搭上左膝蓋,嘴角咬着煙,沒點燃。
  又痞又壞,十分不給在場的人面子。
  局上的人或是恭維討好,或是勸酒寒暄:
  「陳總這兩年辛苦了,重新整頓陳家不容易吧?」
  「以後還有勞陳總多擔待了,那幾個老東西的股份早就該架空!」
  「不知前段時間資產重組的宸野娛樂影視集團我們有沒有機會分一杯羹?」
  陳最一臉散漫,看起來不太想說話。
  在他身邊跟了許久的副總徐舟野一一作答。
  陳最本人彷彿置身事外,根本提不起什麼興緻。
  陳最於兩年前正式上位。
  但不是正兒八經繼承,是他的父親陳瑾升出了事。
  巨大的色情毒品產業網和陳瑾升手上的部分業務密不可分。
  父親在董事長辦公室被秘密帶走,陳最手持百分之七十的絕對控股權上位。
  圈裡大部分太子爺幾乎都是熬到三四十才能勉強掌握實權,還得受父輩掣肘。
  陳最今年才剛滿二十七,在這一眾精明的商業寡頭裡顯得過分年輕,卻擁有陳家的一票否決權。
  起初上任的時候,這些人並沒拿他當回事兒,陳最紈絝浪蕩的名聲在圈內略有傳聞。
  他們都在盤算把陳家值錢的資產項目,上市公司瓜分。
  皆以為這會是場狂歡。
  他們低估了陳最。
  吃喝玩樂他在行,金融貿易商戰他更在行。
  只用了兩年時間,陳最就處理好了陳瑾升留下的爛攤子。
  這次去歐洲更是聯合全球高奢品集團的繼承人和國際影視集團巨擘,合作成立宸野娛樂影視集團,優質業務項目多如牛毛。
  「少爺,小姐的飛機剛落地。」年邁的劉叔在一旁鞠躬頷首道。
  劉叔和陳瑾升年齡相仿,之前跟着陳瑾升做事,陳瑾升被抓後,他又跟着陳最。
  專門負責陳最的私人生活。
  「嗯。」陳最咬着煙應了聲,起身要離開。
  一些人堅持要送他到門口:
  「陳總今兒怎麼走這麼早,難不成是那幾個老東西提起原來老陳總的事情掃你的興了?」
  旁邊有人笑得不懷好意:
  「那幾個人怎麼配?這個點兒了着急走,當然是玉柳別墅里藏了嬌嬌。」
  這回有人聽懂了,笑着調侃:
  「怪不得這麼多年出來應酬,都沒見陳總身邊帶過女伴,原來早就有寶貝了?」
  「什麼時候把陳夫人帶出來給我們見見?」
  陳最似笑非笑,挑了挑眉。
  不知道這群人的哪句話取悅到了他,陳最看起來比剛才心情好了一些。
  劉叔在旁邊識趣地替他回答:
  「夫人不大方便,以後會有機會的。」
  「大家今天就送到這裡吧。」
  眾人還想把陳最送到車庫,劉叔婉拒。
  陳家祖訓低調,這兩年陳最的刻意出風頭只為上位造勢。
  現在塵埃落定,刻在骨子裡的清高冷淡,讓陳最根本不喜歡這樣被當成大佛供拜。
  劉叔攔人,他獨自乘電梯下樓。
  -
  江南岸會所今晚三樓整層聚集了不少權貴名流,主事人對入場名單把控地非常嚴格,唯一例外地就是二樓宋斂早已提前訂過的一個十分靜謐的小包。
  小包里坐了一個導演和幾位明星,幾乎都是新人,圍在茶台邊專心致志地聊劇本。
  葉嘉作為女主角的備選人也搞到了入場函,在感慨宋斂一個男明星怎麼會有這種力量的同時,她借口上廁所,偷偷溜去三樓,想找機會認識那幫大佬。
  剛到樓梯口,葉嘉就看見陳最。
  他單手插在西褲兜里,另一隻手食指和中指夾着煙,掌心還攤着手機。
  骨節乾淨修長。
  陳最拇指滑動,不知道在看什麼。
  領口的襯衫隨意解開,版型好到剛好能看到他隱藏在里的肌肉線條和利落輪廓。
  其實這是葉嘉第二次見陳最。
  豪門圈一般低調,如果不是經常關注相關財經類雜誌或是八卦新聞的邊角,很難查到他們的蛛絲馬跡。
  葉嘉不一樣,比起當影后,她深知嫁入豪門,尤其是頂級豪門的好處。
  盛意這麼多年,只是傳聞背後有個金主,就能這麼輕鬆拿三金。
  她如果傍上了,哪怕只是陳最身邊的人,在圈內也足以呼風喚雨,又或者直接息影縱情享樂人生。
  那些豪門繼承人的個人資料和照片葉嘉如數家珍,陳最這兩年風頭最盛,也是她的終極目標。
  「陳總,需要借火嗎?」
  葉嘉理了理頭髮,從手包里掏出一隻打火機,側身靠過去,想把陳最手上的那隻煙點燃。
  陳最身高189,看葉嘉需要低頭睨着。
  他將手機塞回褲兜,伸手避開葉嘉的火機,咬着煙蒂,摁了下電梯,含糊不清地說:
  「拿來咬着玩兒的,女朋友不讓抽。」
  葉嘉「咯咯」笑了兩聲,像是聽到了什麼笑話一樣,嗲聲嗲氣地說:
  「陳總有女朋友了?哪個女朋友?」
  「是前些天韓國夜店被拍的那個,還是在意大利秀展,坐在您旁邊的那位女士?」
  陳最根本就不認識葉嘉,驚訝於她這麼了解自己的行蹤,不由地低頭掃了她一眼,輕笑着問:
  「這麼了解我啊?」
  他本來就長得好看,這樣毫無保留看着人笑的時候,總讓人忍不住心跳加速。
  尤其是配上他沙啞,深沉的嗓音。
  怎麼會有男人又蠱人,又混蛋,又高貴的?
  葉嘉臉紅得快要失控,獃獃地仰頭看着陳最不知所措。
  就在這時,電梯門「叮」得一聲打開——
  電梯里,
  盛意左手拿着劇本,右手指着劇本上的一行字。
  她完全沒注意到電梯外還有人。
  盛意跟着宋斂的腳步往外走,偏頭笑着和他交談:
  「說得對哦,班長,這裡確實有層情緒遞進我沒有發現。」
  這笑容太過鮮明靈動,讓陳最覺得刺眼。
  過了幾秒,陳最恍然驚覺,盛意已經好久好久沒有這麼看着他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