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這麼跟我說話。」
我愣了一瞬,隨後用手扇了扇面前的空氣,「將軍夫人,您有口臭?
這一股死烏鴉味兒,真沖鼻子!」
這下柳纖纖面色再也掛不住了,幾個婦人拉了拉她的胳膊也被她甩開,她蠻橫無理的朝我走過來,在我耳邊低聲道:「洛雅,你不知道吧!
宋錦柔從一出生就在為我鋪路,什麼好名聲好相貌都頭來都是給我作配,就連和我夫君的婚約也只是緩兵之計而已,沒置宋錦柔於死地,已經是我格外開恩了。」
我不明白,這其中還有什麼齟齬。
但此刻,我的雙眼必然是猩紅色的。
柳纖纖和我身高差不多。
我一伸手,就薅住她的髮髻,使勁兒一拽,她整個人向後倒去,隨即我一個側身將她騎住,壓在身體下,一隻手便掐住了她那兩條纖弱的手腕,一下子舉過頭頂,另一隻手猛扇她嘴。
這群世家夫人許是早就看她不順眼了,連着上前拉了拉,見沒拉住我,索性就不拉了,反倒是那幾個婆子想上前來,村雨見我人少勢弱,抄起櫃檯上的短尺,張牙舞爪打過去。
不知道過了多久,阿武和林侯爺同時來了。
阿武一把將我拽起藏在身後,林侯爺欲上前,只見阿武在他耳邊嘀咕幾句,林侯爺便氣的咬牙往後退去,臉色更是難看,只能朝着衣衫不整,臉腫的像是豬頭的柳纖纖罵道:「丟人現眼。」
回去的路上,阿武並未責怪我,只是叮囑我說:「下次,不要這麼衝動了。」
我低着頭,眼淚像不值錢的珠子一樣滴滴答答落下。
其實,我和宋錦柔,應該沒有那麼熟的,至少沒熟到為了她的名聲能大打出手的地步。
03再一次聽到宋錦柔消息的時候,已經是盛夏了。
老皇帝年邁昏庸,太子庸俗無能,靖王在封地起兵,三個月的時間,京城失守,林侯爺臨危受命卻戰死於城門口,頭被砍下來;太子自盡,老皇帝在彌留之際改了聖旨,四皇子繼位合情合理。
那一夜,京城下的雨都是紅的,但我睡得十分安穩,一點兒聲音也沒聽到。
這些消息都是村雨和阿武告訴我的。
新帝繼位後,宋錦柔接替了林侯爺的位子,宅子都不變,就在林府原來的位置,聽說是宋錦柔請求的。
她也不嫌晦氣。
次日,我坐在茶館裏,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