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她腳步一頓,轉頭看向他。

宋嶼凝視着她削瘦的臉頰,眼底有一絲沉痛:「你到底跟的是一個什麼混蛋男人?」

江鹿淡淡斂眉,輕聲呢喃:「沒有啊,他對我挺好的。」

「對你好?那你為什麼不敢告訴他孩子的存在?為什麼他強行脅迫你發生關係?」

宋嶼有些失控地往前一步,咄咄質問,「為什麼,你要對我這麼小心翼翼地說話?你在怕什麼?」

「小島。」

江鹿輕嘆,低頭握住宋嶼的雙腕,嗓音輕淡,「哥哥臨走前,把我託付給了你,但同樣地,也把你託付給了我。」

宋嶼一震,被她握住的雙手,慢慢緊捏成拳。

她抬起明亮的眼眸,凝望他,真誠而透徹:「你願意保護我的心情,我感同身受。我也一樣,不願意讓你身處險境。當然,對阿姨和宋叔叔也是一樣。」

江鹿被家裡趕出來那會兒,同時打幾份工身體吃不消,差點沒扛過去時,是宋家接濟幫助了她許多。

這二十多年,真心待她的人寥寥無幾,所以,她格外珍惜別人施予的幫助。

「你回家記得告訴叔叔阿姨,我周末就去看望他們。」

江鹿語氣明朗地說完,朝他招了招手,轉身離開。

*

江鹿回到辦公室時,已經午休結束20分鐘了。

好在她順着繁忙的公司大廳溜回辦公室,無人在意。

她回到辦公室,便蹲下身,將包里五顏六色的報告單,統統塞入抽屜最底層,再上了兩把鎖。

這時,兩道沉沉的腳步聲,一先一後地踏入房門。

江鹿在桌腳的縫隙之間,清晰看見兩雙熟悉的漆黑皮鞋,正緩步朝自己走來。

秦淮在屋裡掃視一圈沒見着人,疑惑道:「咦,江主管怎麼去醫院這麼久,還沒回來?」

江鹿瞳孔一縮,呼吸顫了片刻。

容遲淵、秦淮,他們怎麼知道自己去了醫院?

難不成,他跟蹤她?

她倏地從桌下站起身,倒是把秦淮嚇了一大跳,差點叫出聲:「哎喲!江主管,你可嚇得我心臟快跳出來了!你在桌子底下做什麼呢?」

「我早回來啦。」

江鹿笑看向面前一襲煙灰色襯衫的容遲淵,「怎麼,容總和秦秘找我有事嗎?」

秦淮撫了撫胸口,看了眼容遲淵,便知趣地先行退下。

容遲淵沒說話,只徑自走過去,毫不客氣地在江鹿的轉椅上坐下。

江鹿站在一旁,心情凌亂而不安。

她不知道容遲淵怎麼知道她去的醫院,只能壓下惴惴不安的心,努力裝作若無其事:「給您泡杯茶吧,用我新調製的茶包,如何?」

她側身從他身邊經過時,手腕忽而被桎梏住。

江鹿心跳一凜,緩慢抬眸望向他。

容遲淵審視的目光,上下端詳着她:「沒什麼要跟我解釋的么?」

「解釋什麼?去個醫院,檢查身體,也要跟您解釋?」

江鹿彎了彎唇角,將問題拋還給他,「我還想聽容總解釋呢,你怎麼知道我去了醫院?你是在我身上安了定位器,還是偷偷派人跟蹤我?」

他倒沒答,淡淡揚眉:「你身體哪裡不舒服?報告單我看看。」

江鹿心臟加快了幾秒。

被他鬆開手腕後,她沉默着,轉身到茶水處泡茶。

「江鹿。」從未這樣被明目張胆地忽視,容遲淵劍眉聚起,微微拔高了嗓音,「我問話你當耳旁風?」

「你跟我說話,我就一定要聽着嗎?」

江鹿轉過嬌軟的臉,嗔了他一眼,半責怪半撒嬌的口吻,「那我昨晚讓你輕點慢點,你為什麼不聽?」

容遲淵愣了半秒,有些意外的視線從她那倔強的側臉,移落在她的包臀裙上。

這才想起,剛才看她走路姿勢,就有幾分不對勁。

「昨晚弄傷你了?」

意識到這一點,他語氣緩和了片刻,從後面貼近,將她的身子掰正直視着他,「上藥了嗎?」

「嗯!」江鹿瞪他一眼,重重哼了聲,偏過小臉去,倔強賭氣地不再開口。

但這一刻,她心裏沉沉的石頭落了下去。

至少她可以確定,容遲淵沒在她身上安裝什麼監聽,也不知道她懷了孕。

江鹿飛速猜測着,她估計是自己在醫院時,被什麼人瞧見,告知了他。

「醫生怎麼說的?」

容遲淵見她心思凝重,以為是真生他的氣了。指尖撫上她的臉頰,頗有誘哄意義地,將她幾縷碎發撥開。

江鹿決定把傲嬌的人設進行到底,推開他,轉過身繼續泡茶:「不要你管。」

容遲淵往後退了小步,嘆了口氣,又貼上前來,手落在她腰間:「那讓我看看,傷成什麼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