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忽然換成了她表妹柳纖纖,京中傳言說是宋大姑娘各種不好,這不,宋家還將她攆出去了,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不過,侯府夫人到底是嬌慣了些,大家都捧着她。」
少女說完,還略帶了些抱歉祈求的神色望着我,大抵是讓我不要將她的話放在心上,亦或者是為了自己的無心之言而懊惱。
我靜靜地看着柳纖纖,她身材纖弱,走兩步便要喘兩下,臉上一直掛着笑意,可偏偏說起話來,尖酸刻薄,為了少些事端,我拉着村雨躲在角落裡。
大家族的夫人們常常結伴出行,這一群女人都圍在柳纖纖身旁,除了吹捧柳纖纖和林侯爺,還有些看熱鬧不嫌事兒大的,提到了宋錦柔。
「聽說宋錦柔去了寺廟?
難道是去會和尚?」
這起子婦人掩面低聲笑,隨後便聽柳纖纖嬌軟的聲音傳來,「表姐可不是這樣的人,雖說她有時候尖酸刻薄,對待下人也是心狠手辣,但這樣為家族蒙羞的事兒,表姐不能做吧?」
她的語氣並非疑問,只是用疑問的話說出肯定的意思。
我拿着身前掛着的衣服,照着身上比了比,又轉過身給村雨瞧瞧,村雨點頭連說了兩句好看,我這才拿着衣服從角落裡鑽出來。
從這群人前走過,不緊不慢道:「總有人恬不知恥,也總有人喜歡狼狽為奸,不過以為嫁了個人就能飛上枝頭變鳳凰了?
殊不知狗改不了吃屎,飛上了枝頭也只能插兩根鳳凰毛裝一裝樣子。
哎,村雨,你說我這身衣服好看嗎?」
村雨小跑着跟過來,並沒明白我什麼意思,只說好看好看。
我將衣服塞給村雨,白了一眼道:「人靠衣衫馬靠鞍,烏鴉套上了鳳凰毛,仔細一瞧,倒分不清烏漆嘛黑,還是五彩斑斕吶!
你說好笑不好笑?」
柳纖纖一甩手中的衣服,大吼道:「你說誰呢?」
「誰接話說誰。」
村雨趕忙拉着我說道:「姑娘,我們快回去吧,她們人多,我們惹不起。」
柳纖纖身旁倒是沒人擋着,有幾家夫人還朝後退了兩步,我甩開村雨的手,朝着柳纖纖就走過去了。
柳纖纖也裝不下去了,她好像認識我,夾着嗓子譏諷我道:「我以為是誰呢?
原來是你呀,洛雅,宋錦柔那賤人不知道死哪兒去了,你家都落敗成這樣了,憑什麼還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