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着說書的先生編造出幾十種關於宋錦柔的事迹,他說宋錦柔從寺廟逃到了靖王的封地,一路上救助了不少流民,最後還成了靖王的幕僚。
有說宋錦柔巾幗不讓鬚眉的,也有說宋錦柔一介女流,能做到現在這個位子,還指不定靠什麼手段呢!
但阿武和我說,那日,第一個衝進京城的人,是身着白色鎧甲的宋錦柔。
他還說,宋錦柔身中三箭,卻愣是拖住了前來支援的大軍,直到太子被逼死,老皇帝簽了禪讓詔書,她才回去治傷。
也正因為如此,宋錦柔成了這麼多年唯一一個女性將軍,她在這個位置,是用命拼出來的,她當得起。
可自打那以後,阿武便限制我的自由了,院落里里外外三四層守衛,就是不讓我出門。
村雨去街上買菜,順帶看見了不少京城的事兒,回來跟我講,說是宋錦柔拎了一個盒子去了林府,手下將門口的牌匾一摘,宋府的牌匾即刻安裝上去。
宋錦柔一打開盒子,裏面咕嚕出去的是林侯爺的項上人頭,柳纖纖一看見這顆人頭,嚇得連滾帶爬躲到了門口的石獅子後面。
林府的老夫人抱着自己兒子的頭仰面哭嚎,先諷刺了侯府退親之時宋錦柔那副軟弱不堪的樣子,直誇自己當時多麼機智退了宋錦柔的婚事,後罵宋錦柔心狠手辣,詛咒她死無葬身之地。
宋錦柔一腳踹在老太太胸口,又一把薅起老太太的衣領,惡狠狠道:「當年之事你當真以為我能忘記?
不過,你兒子比我先死無葬身之地的。」
老太太怒視着她,一股無力感湧上心頭,這風光了百年的侯府,終究是沒落了,竟連一個子嗣都沒能留下來。
不知道她是否會後悔當年和宋錦柔退親,亦或者後悔當年沒能將宋錦柔置之於死地,許是想到這兒,一口氣沒上來,眼睛一瞪,便死了。
我想,這侯府的老太太一定是在後悔,後悔當年沒能殺了宋錦柔。
柳纖纖跪在宋錦柔面前一勁兒得磕頭,嘴裏還說這些事兒都是宋家和侯府的人設計的,與她無關。
但宋錦柔卻說:「得利者如果想將自己從這件事兒裏面摘出去,就只有一個辦法。」
柳纖纖不解反問:「什麼意思?」
宋錦柔不緊不慢回答:「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我要是你,就殺了所有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