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第8章

當他看到那隻白條雞的時候,當即便是雙眼通紅,也顧不得什麼江洋能不能招惹了。

三步並作兩步,便是來到編織袋邊上,然後怒聲質問道:

「江洋,你這隻雞是哪裡來了,說!是不是偷的我們家的雞?」

江洋連眼皮都沒有抬一下,直接用右手像是扒拉沒用的東西一般給扒拉到了一邊,然後站起來看着劉海中說道:

「二大爺,道歉吧!」

「江洋你……」

「滾~」

許大茂本來還想繼續上來質問幾句的,可卻是被一個滾字嚇得渾身冷汗直冒,連連後退不敢再上前。

劉海中當然也是看到袋子之中的雞了,這個時候他就好像是找到了救星一般,指着那隻白條雞說道:

「道歉?江洋你還是先將這隻雞的事情解釋清楚再說吧!好啊!我是說你怎麼突然這麼理直氣壯了,原來是沒有偷廠子了東西,是偷了許大茂家的雞啊!」

他這話一出,許大茂頓時就好像是找到了靠山一般,站在遠處扯着嗓子色厲內荏喊道:

「對!沒錯,江洋你最好是老實交代,是怎麼偷的我們家的雞的!」

話畢,他就是看到江洋投過來的猶如刀子一般的眼神,又是嚇得連忙縮了縮脖子。

那樣子就是一個十足十的欺軟怕硬的小人。

這個時候大院的鎮院之寶,聾老太太露出缺了好幾顆牙齒的笑容,道:

「嘿嘿!該……」

站在她身邊的秦淮茹此時心中也是忍不住在心中感嘆一聲。

『江洋怎麼今天就好像是變了一個人一樣,看來以後要多和他接觸接觸了。』

其實她這哪是覺得江洋變了,就以前他們那寥寥無幾的接觸,能看出江洋的變化就有鬼了,她不過是看上了編織袋裏面的那些東西罷了。

「哼!」江洋根本沒有把許大茂這種偽君子放在心上,只是輕飄飄的看了他一眼,便是將目光轉移到了劉海中的身上,「二大爺,請兌現你的承諾,不然咱們就去派出所理論去。」

「你……你……」

「你什麼你!顯你臉大嗎?做錯事情先道歉,這麼簡單的道理三歲小孩都知道,怎麼你幾十歲的人不會連這個都不知道吧?」

「老劉,道歉吧!」

「是啊!老劉你就先道個歉吧。」

這個時候壹大爺和三大爺也是看出了江洋眼中危險的意味,趕緊出聲勸說道。

其他兩位大爺都這麼說了,劉海中就算是想要揪着那隻雞的事情不放,也不好意思再繼續下去了。

「對不起!」

「你說什麼,我聽不見!」

「對不起!」

「大聲點,幾十歲的人了,連道歉都不會嗎?」

「對不起~」

「嘿!這才對嘛,我老太太都聽清楚了!」聾老太太笑眯眯的看着江洋說道。

其實前面也不能怪江洋做作,而是前面兩聲的時候,劉海中根本就是口說心不服的那種口氣。

這也就是擱在現在的江洋身上,要是原主在這非得上去揍他丫的一頓不可。

而老太太呢,則是因為知道江洋的身份,所以才會對他這般照顧。

以前之所以不怎麼搭理江洋,那也是因為他自己作的,誰讓原主沒事便和外面那些小混混攪和在一起,凈干混賬事的。

這老太太雖然耳朵不好,腿腳也不是很利索了,可是心裏卻是明白着呢,以她幾十年的人生閱歷,想要看出江洋的變化不是什麼難事。

劉海中弱弱的看了一眼聾老太太,卻又是不敢說她什麼,只能悻悻的收回目光,再次理直氣壯的朝着江洋問道:

「我歉也道了,這回你總該把這隻雞的事情解釋清楚了吧!」

「對,沒錯!江洋你這個偷雞賊,把我們家的雞還給我。」許大茂也再次跳了出來,滿臉的義憤填膺。

婁曉娥在身邊拉都拉不住,心中的他就好像是一隻得到主人命令的鬥雞一般。

「滾!許大茂你是聽不懂我說的話是不是?」

原本江洋因為白撿一個漂亮媳婦的事情心情是非常不錯的,可是因為這些亂七八糟的人和事,現在心裏是煩躁極了。

他本來是不想和大院之中的這些人有過多的衝突的,可是再好的脾氣也是架不住別人一次又一次的挑釁你啊!

還有劉海中剛才道了歉,現在居然還敢跳出來揪着這件事情不放,真的是好了傷疤忘了疼!

「洋子,你還是解釋一下你這隻雞的來歷吧,要不然許大茂是不會放手的。」就在他即將爆發的時候,壹大爺站出來打着圓場勸說道。

「好!想知道是吧!都想知道我這些東西的來歷是吧!」

江洋根本就沒有將壹大爺的話放在心上,雖然說壹大爺家的條件啥都不缺,可是這個年代他不一樣啊!

在這個物資匱乏的年代,他家也是常年吃着粗糧,像是五常大米、高筋麵粉這種細糧,他們別說吃了,就是見都沒見過,說不嫉妒那都是騙人的。

俗話不是說嘛!嫉妒使人眼紅,眼紅是種病,它會傳染。

江洋敢肯定,在場之人有一個算一個,就沒有任何一個人不眼紅他這些東西的,但是他們又畏懼原主和自己剛才的表現。

所以也就只能將這種嫉妒和眼紅藏在了心裏,不過想要知道這些東西自己都是怎麼弄來的那是肯定的。

既然所有人都想知道,那江洋也不怕告訴所有人這些東西的來歷,也正好利用這件事情好好震懾一下這些自私自利的人。

於是他便是指着地上敞開的編織袋大聲朝着周圍說道:

「這些東西都是我那個在軍隊之中當官的親戚讓人給我送過來的,你們要是有誰也想要的話,也可以去問他要一要試試!」

末了,他又看向許大茂一臉不屑的說道:

「許大茂你這個沒有卵子的玩意,不會連公雞和母雞都分不清楚吧!」

說完他便是提溜起那隻白條雞,將雞頭之上大大的雞冠朝着眾人展示了一番。

話音聲還未徹底落下,周圍的其他人便是吵開了。

壹大媽:「我就說嘛,明明之前我是看到洋子空着手出去的,怎麼這會又說他是偷許大茂家雞的人了。」

「許大茂家的雞我看到過,之前他從鄉下放電影回來的時候就提着兩隻雞,還朝我炫耀來着呢,我看的真真的兩隻雞都是母雞。」

「對對對!我之前經過他家門前的時候也看到過,確實是母雞沒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