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楊愛國和楊愛民對視一眼,這個家一定得分了。

不然再這麼下去,到了楊採薇結婚的時候,老太太還不得把整個楊家的錢,都拿去給她陪嫁了?

楊蘭花嫉妒的看着吃獨食的楊採薇,上一輩子就是這樣,小姑做閨女的時候享福,嫁人了還享福,最後還成了首富夫人。

既然重來一回,她一定要把屬於她的都奪回來!

飯桌上的人各懷心思,但相同的是,楊採薇成了他們共同的敵人。

晚飯後,楊家人收拾好後,就前往了經常開會的空地。

因為大隊長最喜歡長篇大論,王桂芳擔心楊採薇身體受不了,特意帶了兩個小馬扎,準備到時候坐着聽。

楊家十幾口人到空地的時候,空地上已經有了不少人了。

「誒,你們說,這回我家德彪能不能當大學生?」

「這你讓我們咋說,就你家德彪那小學都讀了七年的樣,去人家工農兵大學,得多少年才能畢業啊。」

有那聊着聊着快吵起來的嬸子大娘,也有在角落裡低聲商量的大爺大叔。

杏花大隊在整個公社裡排在中間位置,這大學生名額,一般幾年才會有一個,不僅村民們稀罕,就連知青也想要。

畢竟,在這個缺衣少食的年代,回城,就是知青們每晚的夢。

「閨女,你想當大學生?」王桂芳見楊採薇好奇的左看右看,便以為自家閨女也想去拉拉票。

楊採薇聽了這話微微一愣,隨後笑着搖了搖頭,「媽,我不想去工農兵大學。」

別人不知道,楊採薇這個後世來的還能不知道嘛。

高考馬上就要恢復了,到時候,那些被推舉的工農兵大學生,就變得一點含金量都沒有了。她到時候肯定要參加高考,沒必要去爭這個名額。

王桂芳聽後卻沒有太相信,剛剛閨女那渴望的眼神,她看的真真的。

要是楊採薇知道了,估計也只能無奈苦笑,媽,我那是八卦的眼神,剛剛聽到了宋寡婦要二婚的事。

王桂芳對着老楊家的人招了招手。

楊家眾人雖然心裏想着分家,但在外面就還是一體的,都聽話的靠了過來。

「寶丫想去讀大學,你們今天的票都給寶丫,再去找一下平時處的好的,讓他們也投寶丫,聽到了沒有?」

王桂芳壓低聲音,對着楊家其他人說。

楊愛民一臉的不可置信,「啥?小妹還要上大學?」

「媽,小妹那學習成績你也不是不知道,連一科過60的都沒有,她咋可能選的上。」

楊愛國嫌棄的看了楊採薇一眼,心裏埋怨她想一出是一出,偏老太太覺得她全世界第一好,說句壞話都不行。

王桂芳可不管那麼多,「你就說你投不投吧。」

「投。」

楊愛國等人無奈的說,不然還能咋整,在空地上和老太太吵起來?那都不夠丟人的。

王桂芳這一系列絲滑的操作,讓楊採薇目瞪口呆,我的親娘啊,我真沒想要這個大學生名額啊。

「媽,我……」

還沒等楊採薇說完,大隊長就拿出個播音大喇叭,走上了一個由木頭搭建的檯子。

「喂喂,各家的人都到了吧?今天叫大家來呢,主要就是想和大家說下這工農兵大學生的事。」

大隊長的聲音,藉著那個大喇叭傳遍了整個空地。

「大隊長,這次大學生名額只有一個,咱們咋選啊?」一個有些壯實的青年問。

大隊長咳嗽了一聲,環視了一圈,卻沒看到應該出現在這裡的人。

這個老牛家在幹什麼?不是說讓他提前來和大家打好招呼嗎?怎麼到現在人還沒來?

這名額是真不想要了?

被大隊長念叨的老牛家,此時正馬不停蹄的趕往鎮上的衛生院呢。

因為什麼?當然是因為牛麗麗吃飯噎到了,還不是普通的噎,而是咽都咽不下去,甚至阻礙了呼吸,臉都被憋的變了顏色。

牛會計這回也顧不上什麼大學生了,他閨女命都要沒了,大學生還有啥用。

若是楊採薇看到牛麗麗被噎的場面,估計也得嚇一跳。

她以前的烏鴉嘴,也就十次才能成功一次,現在穿越了,成功率高了不說,效果還很兇殘。

當然,現在這些楊採薇還不知道,她正聽着大隊長的長篇大論呢。

「現在,想競選大學生的直接舉手,我們一會兒投票。」大隊長拿着喇叭喊着。

隨後,楊採薇就聽到王桂芳歡快的聲音,「我家寶丫要競選!」

楊採薇無奈的被王桂芳拉起了手,做舉手狀。

還好,這次還有不少人也想試試,所以楊採薇並不算突兀。

「大隊長,我家木生也要競選!」

一股臭氣突然襲擊了空地上的村民。

「誒呀,這咋這麼臭啊,誰家掏茅房了?」

「咳咳,不是掏茅房,是茅房自己來了。」

楊採薇捂住鼻子一看,發現來人正是中午來鬧的李老太太。

只見她換了一身衣服,頭上還濕噠噠的,似乎是剛洗過澡,但是仍能聞到她身上的那股臭味。

「你們還不知道呢吧?下午的時候,李老太太去她弟媳婦家偷雞蛋,沒想到被那抱窩的母雞追着啄,一不小心就掉進茅房了。

她弟媳婦家的茅房挖的深,存了好幾個月的肥,就這麼被李老太太糟蹋了。」一個嬸子捂着鼻子,語氣里還帶着心痛的說。

當然,這嬸子心痛的肯定是那堆了幾個月的肥料,而不是掉茅房裡的李老太太。

楊採薇聽後不由自主的張大了嘴巴,隨後又趕緊閉上。

不是吧,不是吧,這也應驗了?她就是隨口一說……

似乎,只要是她帶着情緒詛咒,事情就會實現,李木生是,李老太太也是,晚上要和小八好好聊聊了。

就在楊採薇發獃的時候,李老太太已經走到了空地的最前面。

「大隊長,我家木生現在不能動彈,但是也想試試,我這個當奶奶的,也不能讓孫子失望,就替他站出來,你不會不讓吧?」

大隊長還能說啥,只是心裏暗罵李老太太心裏沒個13數,他家在村裡啥人緣啊,誰會投給李木生啊!

「行了,想競選的都走到前面來,馬上要投票了!」

大隊長拿着大喇叭喊完一嗓子,趕緊閉上了嘴,再說一句,他怕他直接吐在這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