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的忘記了很多事兒。
我問阿武,這人到底誰是,阿武只是搖搖頭,落寞道:「那人說了,她想讓你好好想想,可她又不想讓你想起來,總之,她希望你過得好。」
阿武留下了東西便走了,叮囑我少出門,留在這裡一個丫頭,叫做村雨,說是照顧我的起居。
我看着他遠去的方向,忽然想起來,宋錦柔現在,應該還在寺廟裡吧,她過得如何?
可我為何,會想起她呢?
其實我對宋錦柔的記憶不多,印象中,她是一個溫柔嫻靜的女子,和京城裡大多數的世家女子不一樣,她很有自己的想法,她說她想去看盡天下風景,想讓全天下的女子都能讀上書,想讓女子入朝為官,她還想創建一個很大的商業街,從城南到城北,從塞外到京城,可直到現在,我都沒能記起她的模樣。
我應該記住她的模樣的,可我又偏偏什麼也記不起來了。
02夜深,屋內熱乎乎的,我抱着那狐皮做的衣裳,哭了一整夜。
早上起來,村雨一臉疑惑地問:「姑娘,眼睛怎麼腫了?」
我搖搖頭,「無礙,你知道是何人叫你來的嗎?」
村雨似乎很避諱這個話題,給我盛了一碗粥,說起了京城現在時興的衣裳首飾,完美的岔開了我的話題。
我一邊喝粥,一邊想去京城的鋪子裏面看看她說的好東西。
村雨收拾了行李,給我穿上了厚厚的衣裳,這才陪我走出門。
京城的街道上積雪深厚,馬車將道路壓得平平整整,人走在上面發出吱呀吱呀的聲音。
村雨推開店門口厚厚的門帘,將我迎了進去。
聽村雨說,這家店樣式新穎,大戶人家都愛來這個地方,來這地方的人也不管是誰一概一視同仁,所以我一進去,就來了一個身材纖弱的少女,一邊介紹着一邊誇讚我。
我聽得開心,可囊中羞澀,只拿她的話來解悶,買東西什麼的還是算了吧!
不多時,少女依舊熱情的介紹店裏面的衣服,卻見門口烏泱泱一群人圍上去,就連掌柜都跑過去迎接。
我有些疑惑,「這人是誰?
莫不是宮裡的娘娘公主來了?」
少女掩面一笑,「是剛剛襲爵的林侯爺的夫人來了。」
許是見我一臉疑惑,少女便在我身旁解釋道:「侯爺原是和宋府的姑娘宋錦柔有婚約,也不知怎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