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道這件事的人,你說呢,表妹。」
我聽着村雨的講述,心裏不知道多痛快了,這群人蛇鼠一窩,宋錦柔之前所受的委屈估計並非柳纖纖說的那麼簡單,估計只是冰山一角。
但如今之事,真是大快人心。
夜深,月亮懸掛天空正上方,月光灑下如同白晝一般。
我坐在院落中,賞月喝茶。
忽然有人推開大門,那人身着月白色的衣衫,頭髮是高豎起來的髮髻,扇形的銀簪子別在頭上,宛如天上的仙女一般。
她緩緩走到我身側,什麼也沒說,安靜地坐下。
「你是宋錦柔嗎?」
她轉過頭看着我,好看的雙眼裡噙滿了淚水,最後卻只能化作一個字,「是!」
我點點頭,萬般情緒想要吐露,可最後卻連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意思了,只能將杯中茶水一飲而盡,轉身進了裡屋。
她坐到半夜才回去,臨走前,給我留下了她的簪子。
次日,大雨傾瀉而下,聽村雨說,宋家派了四五波人去了宋錦柔的宅子,連大門都沒能進去,最後還是老太太裝暈,這才進了門。
進去之後,村雨就不知道了,好在阿武來了,我死纏爛打問他,這才讓他說一些不為人知的事兒。
「洛雅,你真想聽?」
我小雞啄米似的點頭,阿武沒法子,這才說:「宋家來了四五波人,前前後後拿了不少東西,宋將軍倒是一概全收,然後有的當眾拆開,等大雨停歇的時候,宋將軍在門口一件一件數落這些禮物,一邊說一邊扔,乞丐們也不管這些是什麼東西,一概撿起來,宋家也沒臉撿,只能任由乞丐撿走。
不過還有件事兒,柳纖纖回了宋家,要殺人的時候被發現了,被連夜送到了鄉下的莊子里,實則是瘋了,說是肚子裏面還懷了孩子,這下流產了,身子都沒養一下就被送走了。」
我咂咂舌,這不純純活該嗎?
「後來,老太太來了,裝暈,倒是進了大門,正趕上宋將軍在雨中練劍,劍花挑的漂亮,還不忘將老太太嚇個半死,老太太被人攙扶着站在一旁,那幾個小輩都跪在地上請求宋將軍放過他們,但是宋將軍這個人吧,一向愛憎分明,連人帶禮一起扔出來了。」
我頓了頓,「怎麼從頭到尾都沒聽見宋大人出現呢?」
阿武喝了一口茶水接着道:「宋大…